朱王禮說。當然,行德要將自己的耳朵貼近朱王禮的嘴邊才能聽清他講的話。 

“這次算他命大。不殺此賊,死不甘休。你也聽見了!”


朱王禮的眼里充滿了復仇的怒火。正如朱王禮所說,散佈在原野上的部隊都集中到一起,在一個地點駐紮下來,並未急於向前行進。

短暫的、令人焦急的白天過去了,夜幕降臨。本來打算趁夜晚加緊組織百姓出城避難,但是西夏軍比朱王禮預想的來得更早,天剛黑,他們就衝了過來。

西夏軍的弓箭手向城內射箭,距離太遠,落入城中的弓箭已成強弩之末,並無太大的殺傷力,但卻在百姓中引起了一陣慌亂,婦女和小孩們嚇得尖聲大哭。好不容易將這些人集中到一起,現在又四散跑開去了。

 

過了一陣,天已黑定,朱王禮令人打開西門,讓城中的百姓盡早地向外撤退。就在此時,從城外射來了火箭,對方也提前了進攻的時間。 

隨著火箭的射入,西夏軍的攻勢越來越猛烈。眼看西夏軍的大部隊一步一步地朝城墻逼近。一大群百姓擁擠在西門附近,想逃出城去。現在只有西門方向還沒有敵軍,除了利用此門之外,別無他途。

 

城中的兵士不足兩千人,他們分別守護著三座城門,用弓箭不停地向著射出火箭的方向還擊,但是這只能暫時阻擋住西夏軍迅速地靠近城墻。

朱王禮依次在三座城門巡視,指揮戰鬥,趙行德則在西門負責組織老百姓出城。突然,城內一片明亮,擁擠在大街小巷中蠕動的人群被照得一清二楚。原來,西夏軍集中了大批的弓箭手,帶著熊熊火焰的弓箭像雨點似地落到城里的房屋上,引起了沖天大火。


“啊,房子著火了,他們要火燒瓜州!”

行德回頭朝著喊聲的方向看去,只見延惠仰面朝天,大聲疾呼。他那鬆弛的臉已經被火燒傷,在火光的映照下,顯得通紅。

“大人此時尚在城內?”

行德怒不可遏,大聲質問。他以為延惠此時應已出城多時,誰知他兩手空空,至今還夾雜在人群之中。

 

“啊,寺廟著火,只可惜萬千佛門經典,付之一炬!”

 

聽他這麽一說,行德忽然想起延惠府上的譯經堂。

“譯經堂中的人現在何處?”

延惠並未回答,仍舊喃喃自語道:

“啊,房子著火了,瓜州著火了……”


行德離開西門,朝太守府大步流星地走去。他不光是為那六位譯經的漢人學者擔心,也為他們已經譯好的經卷擔心。火光把城里的街道照得通亮,好幾處房屋的火勢燒得正旺。但是走了幾條街了,卻不見一個人影。

稍許前行,見有幾名騎兵疾馳而過,行德心想,也許接到撤退令後,人們都到西門去了吧。後面又過來二、三十餘騎,騎兵的臉上都泛出異樣的紅光。 

趙行德走入空無一人的太守府,穿過前廳,直奔譯經堂。堂內無燈,窗戶緊閉,所以不似外面那般明亮。堂里並無一人。行德打開一扇偏室的門。行德自己和其他的譯者以前常在此間對譯好的草稿進行謄正,然後裝訂。但是此時室內空空如也,譯好的經卷一本也沒看見,想必都被拿走了。如今西夏已成敵人,當初將漢文經卷譯成西夏文字一事,現在看來似乎有點荒唐。行德左思右想,又感到幾分釋然,因為他們譯經,其初衷並非為了西夏。延惠是為了供奉佛陀,而他自己則是為了祭奠甘州的小娘子。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