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昕宇《侶行~愛到極致,行到極端》(4)第一章·什麼是索馬里

當飛機終於停穩,卻不是在摩加迪沙,而是在哈爾格薩,索馬里第二大城市。艙門一打開,所有人都跟聽見放學鈴聲似的,哧哧溜溜,爭先恐後,一下子走光了! 

這下我們就徹底暈菜了,全站起來,看著空空如也的機艙,目瞪口呆。合著那滿滿的一機艙人,都是到哈爾格薩的,不是跟我們一路去“天堂”摩加迪沙的。 

在過去的幾個小時里,這些陌生的乘客,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曾一度是我們這夥人的精神依靠。此時在空蕩蕩的危機(危險飛機)里,感覺我們好像被人遺忘了。這種感覺很可怕。

 

梁紅攥著我的手,這會兒隱隱加大了力道,掌心的脈絡里跳動著不安。 

看他們三個的表情,估計此時大家的心境都差不多,前路兇險莫測,無人不忐忑。看來傳說沒有騙人,摩加迪沙還真是一個龍潭虎穴般的存在。 

再次起飛的時候,飛機上除了我們四個中國人和機組人員,就只剩下倆“回家”的同伴了,但顯然他們能帶來的心理依靠力量,非常有限。他們見幾個東方面孔居然沒下去,還主動打起招呼:“你們是要去摩加迪沙嗎?”


我尷尬地點點頭,我們是要去。那倆人就不約而同地豎起了大拇指:“你們很勇敢!”

聽到他們的“贊美”,我們卻驕傲不起來,反倒給我們此行的前景,籠罩上了一絲讓人擔憂的迷霧。

接下來一路,是在惴惴不安中度過的。大家沒怎麼說話不好的心理暗示已經產生了,未知的事情容易讓人緊張。我拍了拍梁紅的背,偷偷摸了摸套在里面的防彈衣,這會兒它也沒法給我們安全感。

 

是天堂是地獄我們都來了,開弓沒有回頭箭,要出事兒哭都沒用,索馬里最不相信的就是眼淚。我這麼安慰著同伴也力求讓自己鎮定。

在飛越亞丁灣上空的時候,我還特意拿出望遠鏡向下看去,希望能找到海盜船的蹤跡。當然,我看到的只有茫茫雲層東非的藍天和白雲,遮掩著下面的危機和混亂。

沒多久,飛機廣播,要準備降落,讓大家扶穩坐好。那兩個本地人此刻的動作和表情,讓整個機艙里的空氣瞬間又凝結了起來:他們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安靜下來,雙手緊緊地握在胸前,一臉焦急地祈禱著。

 

又一盆冷水潑下來,大家又陷入了不安的沈默。

 

太壓抑了,我有點兒坐不住,溜到駕駛艙去瞅了一眼只見駕駛員滿頭大汗,全神貫注地看著前方,還不停地抽手擦汗。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立馬蒙了:前面就是機場——更像是一個操場,周圍是用鐵絲串聯起來一些斷墻,如果同時來兩架飛機可能一架還得在天上候著排隊,遇到一架滑翔距離長一點兒的飛機,鐵定撞出去。更要命的是,地面沒有任何安全措施,跑道燈、塔臺等,對不起,全部沒有。伏爾盲降、導航什麼的就更別提了,沒有,總之就是什麼都沒有!

 

能不能平安降落,那純粹看飛行員的本事。這下我理解那倆本地人為何在緊張地祈禱了,我此時也是滿頭大汗。 

命懸一線——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這個成語的意思。 

飛機著地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甚至開始雀躍相擁,擊掌歡慶。駕駛員則掏出一根香煙,點上猛吸了幾口,然後不知道在哪兒摸出一瓶酒,對我做了個舉杯的姿勢。咱的命算是撿回來了,我報以感謝和誇贊的微笑。

 

為一次成功的降落,而如此誇張地慶祝,我確實是第一次見。那個回家的女乘客,興奮地擁抱了梁紅。梁紅沒有看到我所見的兇險,有些不解地問了一句:“Why?”

“難道你們不覺得高興嗎?第一我們沒有被擊落,第二我們沒有墜毀,這是一件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啊。”

所有人都楞住了,接著臉上是如釋重負的笑意。合著對每一個坐飛機來摩加迪沙的人來說,都是只有三分之一的存活概率啊!

 

那麼此刻,我們都是幸運的。

我們的前面,是一架飛機的殘骸。它應該是那不幸的三分之二,降落的時候墜毀了,殘骸也沒人清理,就扔在機場里。

在外國朋友豎起的大拇指和贊美聲中,我們卻感到一絲惴惴不安。

梁紅一直跟老外聊得挺嗨。

我和梁紅以並肩戰鬥的姿勢,站到載我們到摩加迪沙的飛機艙口。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