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短篇小說選》褐姑娘(4)

”現在,我離家很近了,想以此補償家里在此期間的損失,這種莫名其妙的懊悔(我只能說這懊悔是莫名其妙的),才又猛烈地向我襲來。那少女的形象連同家里人的形象,都在我心中復活了。我害怕聽到,她在被我推入的不幸中被毀滅。我總覺得,我的疏忽加速了她的毀滅,導致了她的悲慘命運。我千百次對自己說,這種感情,說到底,是一個弱點。我過去堅持的決不答應幫忙的原則,完全是出於怕萬一造成悔恨,而不是出於高尚的感情。現在看來,對我進行報復的恰恰是我想避免的這種悔恨,它偏要利用這個萬一的機會折磨我一次,而不是折磨一千次。說起來奇怪,那種形象,那種使我感到痛苦的回憶,總是給我以一種舒服感、迷戀感,使我樂意留在它們之中。而且我一想到那個情景,她在我手上留下的那個親吻,就使我熱血沸騰。” 

列納多說完了,威廉趕忙高高興興地說:“原來我以為,除了補充我的匯報以外,我是不能為您更多地效勞了,補充匯報有如又及,其中往往包含信的最有意思的內容。我對瓦勒麗妮的情況雖然知之不多,因為關於她的情況都是道聽途說。但她肯定是一個富有的地主的夫人,日子過得很美滿,這是您的姑媽在我辭行時向我保證了的。”

 

“好極了,”列納多說,“現在沒有障礙了。您使我知道我是無罪的,我們馬上回家去,家里人已經等得太久了。”威廉答道:“可惜我不能陪您了,因為有一條特殊的規定,我必須遵守,那就是我在任何地方不得停留三天以上,我離開的地方在一年內不準再去。我無權向您說明這個特殊規定的原因,請您原諒。” 

“太遺憾了,”列納多說,“我們這麼快就要失去您,我又不能和您一起做點事情。您反而開始為我做好事了。您去看看瓦勒麗妮,詳細了解一下她的真實情況,然後書面或口頭把詳細情況告訴我,我會十分愉快的。如果是口述,就要到第三個地點會面。”

 

他們進一步討論了這個建議。瓦勒麗妮的住址威廉已知道。他同意去探望她;第三地點也定下來了,男爵到那兒去時,要帶著費利克斯,這孩子此刻還留在兩位女子的身邊。 

列納多和威廉並排騎馬繼續趕路,時而說說話,在舒服的卓地上走了一段路程,快要上了大路的時候,才追上男爵的馬車,這輛馬車要載著它的主人重返家園了。兩個朋友要在這里分手。威廉告辭時親切地說了幾句話,再次答應很快向男爵報告瓦勒麗妮的消息。

 

“我想,”列納多說,“假如我陪您去,也只要繞一小段彎路。為什麼我不親自去探望瓦勒麗妮呢?不親眼看一看她幸福的生活呢?您既然願做好事,充當信使,那為什麼不當我的陪同呢?您知道,我必須有一個陪同,一種道義上的支持,正如人們在法庭上不相信自己的能力,需要律師幫助一樣。”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