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年根《海德格爾的沈默觀及其對敘事交流的啟示》(4)

許多敘事接受者對於這種虛假的敘事空白就缺乏辨別能力:如《三國演義》第九十五回中,司馬懿就沒有識破諸葛亮所發送的一個演示敘事中虛假的敘事空白———空城計。馬謖大意失街亭之後,司馬懿率領十五萬大軍來打諸葛亮駐守的西城。而此時的西城內只有二千五百兵丁,一班文官,並無大將。眾位官員聽到這個消息後盡皆失色。

諸葛亮登上城樓一看,果不其然,只見魏軍兵分兩路朝西城殺來。於是孔明傳令:“將旌旗盡皆隱匿;諸軍各守城鋪,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語者,斬之!大開四門,每一門用二十軍士,扮作百姓,灑掃街道。如魏兵到時,不可擅動,吾自有計”。孔明乃披鶴氅,戴綸巾,引二小童攜琴一張,於城上敵樓前,憑欄而坐,焚香操琴。[6]


諸葛亮之所以能夠騙過司馬懿當然與他懂
得中國哲學中的虛實相生的哲理是分不開的。他首先想到的是將旌旗藏匿起來,也就是試圖制造敘事空白,他將命令兵丁各守其位,不準大聲喧嘩,不得隨便出入,否則處斬。而且讓軍士扮作百姓打掃街道。除了調遣“群眾演員”之外,他自己還親自上陣:“披鶴氅,戴綸巾,引二小童攜琴一張,於城上敵樓前,憑欄而坐,焚香操琴。”這種演示類敘事意圖傳達的事件是:城內有重兵把守,固若金湯,所以軍師才敢在城樓撫琴,才敢大開城門,讓“百姓”灑掃街道。如果說王士禛是為了掩飾“才薄”才這樣做的話,那麽諸葛亮就是為了掩飾城內空虛而采用這一虛假敘事空白傳達的。但諸葛亮的敘事水平明顯高過王士禛敘事水平,所以諸葛亮才能騙過司馬懿:司馬懿這個演示敘事的接收者果然沒有看出諸葛亮的“敘事空白”是“言外無意”、“弦外無音”的。而是將無軍守城當作是重兵埋伏。於是下令後軍充作前軍,前軍充作後軍,全部撤退。


戲劇敘事中的空白同樣也是“有中之無”:


川劇表演藝術家周慕蓮曾記述他年輕時跟
名醜周海波學演《秋江》,周海波先問“船有好大?”“上流下流?”“大河小河?”“大河中小船怎麽走”等問題。“往下,周海波提的一連串問題他就更答不上來了。比如問:船到放流時船身怎麽動,船到滑灘時船身又怎麽動?軟皮浪有好大的浪頭?河上是什麽風?等等。這些問題,不是親自當過幾年船工的人是回答不出來的。周慕蓮被考得抓耳撓腮,滿頭大汗。他心中納悶:教戲就教戲嗎,問這些做啥呢?見周慕蓮不解,周海波就向他解釋道:《秋江》是折做工戲,舞蹈表演是關鍵,雖然戲中有‘俏頭’,但要演好卻不容易。

演《秋江》的演員,如果不把河性、水性、船性、風性———這‘四性’摸清楚,那他的表演就是盲目的,一定演不像,更談不上有創造性。此外還要掌握好三個字:你要想到舞臺上有船有水,船行水中,是一個‘動’字;陳妙常趕潘心切,是一個‘追’字;江上行船,舞蹈要體現一個‘風’字。”[7]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