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年根《海德格爾的沈默觀及其對敘事交流的啟示》(5)

周海波老師可謂深知敘事空白為“有中之無”的哲理。雖然舞臺上沒有水更沒有船,但演員的舞蹈、動作、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必須做到心中有水,心中有船,心中有河,心中有風。只有真正做到這四點才能讓觀眾從演員的表演中看到河,看到水,看到船,看到風,才能真正實現敘事空白的交流。

第四,敘事空白的理解和闡釋要以敘事交流的順利進行為前提。敘述者只有將能說的說清楚了才能傳達出沒有說出來的。關於這一點,對海德格爾和維特根斯坦都有深入研究的學界前輩陳嘉映先生的一段話似乎可以作為一個註腳。


他指出:


我們須記取,維特根斯坦主張有不可說之
事,但他的另半句話是:“能說的都能說清楚”。只有充分說清楚,才能讓沒說出的、說不出的充分顯示。維特根斯坦努力把能說的說清楚,從而把不可言說之事保持在它充分的力量之中,絕非把不可說之事當作思想懶惰的借口,不去認真思考,什麽都說得糊裏糊塗,然後悠然自得地“不可說不可說”一番,這不是對不可言說之奧秘的尊重。

不可說、不應說、不用說、不說,這不是某種
現成的東西,它隨著言說生成。這就像說,無並不是籠統無別的,無通過不同的有生成。關鍵在於,人們總把要說的東西視做已經現成的東西,而不是視做有待成形的東西,是在一種特定的形式中才能顯現的東西。[8]


從這段話中可以看出,對於不可說的必須保
持沈默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先得把能說清楚的說清楚了,才能對不可說的保持沈默,不是一開始就閉口不言。也就是說對某事的沈默必須是具有一定的基礎的沈默。

我們以新聞敘事中
的敘事空白為例加以說明。去年兩會期間政協發言人呂新華在回答香港記者關於周永康案的傳聞時說:“我和你一樣,從個別媒體上得到了一些信息。我們所說的不論是什麽人不論職位有多高,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都要受到嚴肅的追查和嚴厲的懲處,絕不是一句空話。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你懂的。”


呂新華的這一回答,從文本層
面來說,沒有對這位記者的話作出回答,但聽眾們卻從中聽出了他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媒體的傳言不是空穴來風,周永康確實涉嫌嚴重違紀。

敘述
者指出:“不論是什麽人,不論職位有多高,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都要受到嚴肅的追查和嚴厲的懲處,絕不是一句空話。”

既然不是一句空話,那
當然就要變成現實了。而且從周永康的地位來說,作為原政治局常委,他也符合:“不論是什麽人不論職位有多高” 這一條件,也就是說敘述者將能夠說清楚的都說清楚了。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最後一句話 “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你懂的”無疑是告訴聽眾:我們有我們的紀律,我得到的授權只允許我把話說到這個地步。

“你懂的” 
這個詞本來的意思,就是指在信息發送者和信息接收者之間的無言的默契和心照不宣。用香港資深媒體人何亮亮先生的話說,呂新華的回答很“巧妙”,雖然沒有直接說出答案,卻給聽眾交了底。當然這個“你懂的”作為一個空白表述的用法,並不是什麽人都可以用的。

呂新華作為黨的
高級幹部,政協發言人,他對於周案的實際情況肯定是清楚的,是有話可說的,只是不說而已。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