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冬天,沒太陽。雪穩穩地下著,很厚實,足一尺。踩上去,咯咯吱吱,酸著牙根兒。母親說:”火車上不比家,賊冷的,兜子里有瓶子白酒,挺不住就呷兩口,熱乎熱乎,好。”宋孝慈點頭:”哎。”車站的票房子是俄式建築,黃色,大窗戶,很浪漫,也很結實,房頂上也是厚厚的雪,一波一波的。天落得很低,火車的汽笛聲和排汽聲從那上面擠出來。宋孝慈說:”咱們照個相吧。有照相的。”母親說:”不的啦,我的面孔很熟,旁人知道你同我會影,就容易錯怪了你。”

最後還是照了。站到一起,母親拽拽了他的衣襟兒,悄悄聲,說:“孝慈哥,你雄著點……你走後,我拿出來看看,心里就踏實。”

 

 

宋孝慈走後,江老先生便覺得很孤單,看著庭院里的兩株桃樹也失了往日的精神,隨著風,絮絮叨叨,聽了,心里厭厭的,白日里母親在家里時睡覺,江老先生便鎖了院門,到松花江邊去。

那時的松花江,水勢極浩,沃沃野野,不但利之舟揖,且魚蝦之豐,也教人乍舌。江壩上,江老先生常常抱膝而坐,望江水東去,感漁舟唱晚,亦常常落淚。餓了,便沿著江邊,揀些嫩小魚蝦,就著晚日的血色,啖了便是。吃罷,江天竟全暗下來,星星亦漸漸出齊。江老先生獨自呆呆地看。

江老先生從小沒人跟他玩。

江老先生的母親,在圈兒里,每晚大約要待候20到25位客人。都是苦力,他們的日子也是不好過,有的脾氣也不是很好,且個個有力氣,母親很累,很苦,被人活拆了似的。迷迷糊糊,鬧不清上面忙的是張三還是李四的事常有。

嘴里只是念叨孩子:“寶兒……寶兒……”怕是這孩子又要睡到船倉里去了。

 

午夜時分,窯館里給煮一碗麵。這里亦是海海的一碗,威談還好,很熱,燙嘴。

但須快吃。不然,誤了急客,跳了腳,老鴇便要使眼珠子。古人說:“農不如工,工不如商,商不如依門賣笑。”說得很優美。母親吃的,常常要留下半碗,第二天熱了,給江老先生。母親說:”這是細糧,你仔細著吃麼。這樣慌張,怎麼能品出味道來呢?”說罷,還要長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一點兒也不像你舅舅。”

江老先生覺得母親老了,臉色也不是很好……

 

 

八年過去,九年春上,江老先生14歲的時候,宋孝慈回來了,那時母親已過世兩年了。庭院里敗草枯枝,兩株桃花也隨著母親去了。只留得兩架枯幹矗在那里。那天春風很大,松花江正在爆起冰排,隱隱約約,轟轟地響。泥房上厚厚的房草、被風一綹一綹地掀,在半天上隨著風”噝噝”地叫。

乞兒似的江老先生看著站在庭院里的宋孝慈,已經不認得了,笑著說:

“先生,我媽早死了,你上圈兒里去吧,那有女人。”

“寶兒……”宋孝慈失了聲,“寶兒,你不認得舅舅了?”


江老先生怔住了,緩過腔來,立刻奔到枯死的桃樹下,死死地抱著樹幹,放開喉嚨,野野地喊:

 

“媽——舅舅回來啦——”

“媽——你聽著沒有——”

宋孝慈僵了臉,問:

“寶兒——你怎麼啦?”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