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孝慈挽著籃子,領著江老先生在街上款款地走。江老先生的眼睛便覺得有些不夠使。舅舅說:

“寶兒,喊吶,啊?”


江老先生便衝著春接稚聲稚氣地喊:

“桃花來——桃花來;人則武士,花則桃花。買來——”

這後一句,是宋孝慈教的,很靈。狎客聽了,就打開後窗:

“小瘸子,來兩枝兒。”


賣罷了花,宋孝慈便領著寶兒到橫街里的”萬國飯店”去轉轉。

萬國飯店,其實是一條專賣俗食的長棚,足二里。賣甚的都有:小米撈飯、高粱米豆飯、流浪雞、花子肉、餛飩、切糕。切糕還分兩種,一謂黃米切糕,以云豆合之。一謂江米切糕,佐以青、紅絲果脯之類。都很享眼。舅舅駐了腳,藹聲地問:

“寶兒,想吃麼?”江老先生一臉嚴肅,說:“再看看。”

舅舅便笑了,背起江老先生,說:

“走。吃麵去。”

 

雞絲麵,是萬國飯店的上品。很講究,都是“雙合勝”的嫂子麵,海海一碗,有雞絲、紫菜、蘑菇、海米、香油。有的賣主,還獨出心裁,放上一二片黃梨,咯吱咯吱一嚼,很脆,開胃口,也養身子。一般圈兒里的狎客鬧完了,都來吃它,並久之成俗。 

舅舅並不吃,從旁邊的菜攤,沽一碗濃濃的熱茶,坐在條凳上慢慢地呷著,看著江老先生吃。 

江老先生覺得舅舅真好。

 

母親每每從圈兒里回來,舅舅總要給母親做一碗熱麵,並臥上兩個雞子兒。再到竈上給母親燒了洗腳水,候著。 

吃罷了,洗罷了,母親便倒在炕上死死地睡。舅舅悄悄地拉著江老先生,鎖了院門,到松花江邊去。 

江天很闊。宋孝慈坐在江壩上,燃了一支煙,順著眼,看著穩穩東逝的江水,瞅著江面上的千舟萬揖,辛日無語。

 

江老先生玩得很快活。 

春也去,秋也去,冬天便來了。 

這一日,母親見宋孝慈站在庭院的批幹下發呆。就湊了過去,撣了撣他身上的青雪,柔下聲來: 

“他舅,眼瞅年關了。回家看看吧。” 

宋孝慈低了頭,沈吟半晌,說:

 

“我該出去闖闖運氣,掙點錢,不能總讓你遭這個罪……我也是男人嘛……” 

母親見他一臉的踟躊,知道他捨不下這里,心里嫩嫩的,熱了好一陣,才說: 

“你去吧。俗話說:人挪活,樹挪死。”又說,”出去常想著我們……抽空捎個信兒,叫孩子知道,這世上還有個疼他的人。”

 

宋孝慈聽了,硬下了臉,果決地說:“我不去啦!怎麼還不是一輩呢!” 

“孝慈哥,“母親心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要是男人,就走。你不能光在這里瞎了自己的心思啊……將來,你出息啦,我當你的使媽就知足啦……” 

宋孝慈去天津那日,母親沒去圈兒里接客。下黑,母親把炕燒得好熱。早早地吹了燈任著宋孝慈嬰兒般地抱著,說了一夜的話。

 

清早起來,母親給他煮了一盆熱麵,臥了六個雞子。母親說,”六”是個吉數: 

六六順。 

吃罷了,母親背著寶兒,過了霽虹橋,一直把他送到南崗的火車站。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