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先生松了樹幹,轉過身來,竟是一臉的淚:

“舅舅,媽說,你回來了,讓我在桃樹下告訴她一聲……她說,她能聽著……”

這一夜,宋孝慈同寶兒說了好多。宋孝慈問:

“寶兒,你媽臨終前,留下什麼話了麼?”

“媽給我留了你的地址,告訴我:不到餓死,不去找你。”

宋孝慈聽了,淚水止不住,就任著碗蜒下去……

翌年。宋孝慈辦了“東亞棉紡公司”。家眷也從外地遷了來。並把江老先生帶到廠里,讓他當了更夫。

江老先生很懂事,人前人後,從不管他叫舅舅。

宋孝慈總是穩著臉,很嚴肅,做事也很精明。聽廠里人說,他的公司是天津宋裴卿的子公司(說不準)。晚上一有空暇,他便到更房來看江老先生。江老先生遠遠地見他來了,便躲了。宋孝慈見更房鎖著門,就坐在外面的條凳上,燃支煙,吸罷了,再燃一支,見江老先生仍未回來,心里就明白了許多,便站了起來虛著身子,沖著暗處,啞著聲喊:

“寶兒——有事,就去找舅舅……”

江老先生在暗處,聽得真真切切。心里有話:“媽,你也聽見了吧?”


東亞公司於當時工人的眼里,是很不錯的。廠房的山墻上高懸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願人怎樣待你,你就先怎樣待人”幾個繁體大字,均為紫藍色,並用白油漆框著,很藝術。公司的每個職工手中都有一本宋孝慈親自撰寫的《東亞銘》。這一切,江老先生都記憶猶新,並感悟到許多東西,遵守得也一絲不茍。有些條文,江老先生竟能倒背如流:

主義:人無高尚之主義,即無生活之意義。事無高尚之主義,即無存在之價值。

團體無高尚之主義,即無發展之能力。

作事:人若不做事,生之何益!人若只作自私之事,生之何益!人若不為大眾作事,生之何益!人若只為名利作事,生之何益!

逝者如斯夫——

宋孝慈是哈爾濱光復前去的臺灣。臨行前,偕同江老先生到了荒山墳場。

墳場很好。尤屬一輪混血般的晚照悠悠地懸在西頭,就更壯眼:闊闊地展開,一墳一枝牽連不斷,雜亂且有法度;荒荒疏疏的蒿草之中,間有昆翅的婆裟與鳴叫。

北方文化:凡做奸犯科連同娼娼妓妓者,斷氣後,都要埋在另一場,免得亂了陰宅的綱常。

母親的墳就置在另一場,是陰面,有醜醜的碎石散散地簇著。母親是良娼,碑就有些支撐不住,吃力地挺在那里,隨著風,喘著,時斷時續。碑文只五個字:

 

江桃花之墓


宋孝慈軟了腿,勾頭在地,慟著。

母親用自己的碑影罩住他,深深地撫……

跪在一旁的江老先生說:

“媽,舅舅又要走了,我陪他來,是向你辭行的……”

 

宋孝慈聽著,禁不住,就放聲嚎哭起來。

晚照,血血地洇著。

宋孝慈涕淚交疊,苦揪著臉,說:

“寶兒他娘,我還回來……”

 

祭過母親,宋孝慈拉著江老先生的手,說:

“寶兒,你媽生前有話,把你交付給我……眼下兵荒馬亂,生意不好做了,跟舅舅一塊去臺灣吧。在那再辦個廠……” 

江老先生看著母親的墳,用心想了一陣,轉過頭來,說:“我是個瘸子,就不去了……舅舅,你走吧……”


後記

 

宋孝慈走後不久,哈爾濱就光復了。江老先生因是瘸,被新接管的領導仍安排當更夫。1954年,宋孝慈給江老先生轉寄了一筆錢,同年,因心臟病死於臺灣。真名叫李春林。 

莫道世人容易老,青山也有白頭時。江老先生已年逾六旬嘍,動作也遲緩了,話極少,顯得很謙和。廠里的工人稱他“老先生”。 

江老先生是去年死的,就死在更房里,臉上永遠是老人的慈祥。

 

遺物中有一本很舊的《東亞銘》,廠長拿在手里,端詳一陣,對工會負責後事的人說:“其它的,都隨葬。這個——我留下!” 

江老先生享年63歲。一生未娶。 

江老先生在道外處的老宅,被區政府易為飯館,名叫“臨江居”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