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4)

「二哥!賞根兒煙抽抽!」侯七的聲音。 

「哦!哦……」宗二爺猛醒過神兒一看,侯七正涎著臉兒,嬉皮笑臉地伸過一隻手。 

「你呀!」宗二爺啪一下扔過煙盒,行動透著寬宏大量,可眼神兒卻透著警惕。 

「二哥!我算服了您,在哪個行當上您都站高枝兒啊!」侯七猛吸了一口煙說。

 

「老七!你小子嘴上就是缺把把門的鎖兒啊!」宗二爺溫和地嗅怪著。 

玩鳥的老少爺們似乎也放心了…… 

大夥兒都唯恐侯七破壞了愛鳥者社會特有的和睦氣氛。這小子玩鳥兒捨不得下本錢,讓老婆罵得在屋裡呆不住,就脖子裡插著根棍兒,玩起那不起眼兒的「老西子」。鳥兒沒一手絕活兒,可就他,成天在小樹林裡嘰嘰喳喳挑事兒發牢騷。不但為鳥討食兒,自己還賴著臉兒四處討不完的伸手牌香煙。尤其是以前——關老爺子的鳥兒佔據虯龍爪的那些日子,這小子瞅準了老頭子愛戴高帽子的脾性,可幹了不少惹人嫌的事兒。關老爺子嫌鳥友們不爭氣,端著鳥籠子進京住姑娘家去了,這傢伙就更猴頭巴腦地想以接班人自居。

 

嘿嘿!多虧了三月前宗二爺出現了…… 

鳥友們至今還記得,那一天宗二爺是在兒子攙扶下,病病歪歪地來到小公園的,臉色蒼白,滿是悲憤憂戚之色,托著鳥籠子的手還直打顫兒。愛鳥者社會裡講究的就是個和睦相處、以誠相待,何況「匪派兒」正在招兵買馬、擴大實力呢!為此,雖然宗二爺的鳥籠子還罩著籠罩兒,誰也搞不清裡頭養著什麼鳥兒,可大伙早已笑臉相迎而上,剎那間便是一片熱語寒暄。就在這節骨眼兒上,侯七這小子也不知從誰的胳膊彎兒下鑽了出來,一露頭兒就酸裡巴幾地嚷嚷上了: 

「喝!我當是誰呀?原來是二哥您哪!」 

宗二爺有點眼神幾發直,手裡的鳥籠子抖得更厲害了。

 

「二哥!眼瞧到手的燒雞也會飛了?嘿嘿!放著公司的主任不當,也玩上這沒出息的鳥兒啦?得!咱哥兒倆不是到死才平等———人六尺土,現在就都成了秋後的螞蚱了,一個草坑裡瞎蹦噠吧!」 

宗二爺氣喘得怕人,鳥籠子差點失手掉在地上。多虧了兒子一手接住,狠狠瞥了侯七一眼,頗有信心地「嗖」一下揭開了鳥籠套。小妞子剛一露臉兒就博得個滿堂彩。喝!瞧瞧那毛色,瞧瞧那身架,瞧瞧那機靈勁兒!小傢伙渾身一抖,毫不怯場,亮亮的眼睛一瞅左右的同族,便馬上扯開嗓子唱了起來。鳥家們也不敢怠慢,按愛鳥界的老規矩,立即舉起籠子前來「以叫會友」。這一下不要緊,小樹林裡剎那間出現了少有的熱鬧場面。比著比著,眾鳥家一個個傻了眼,隨著自己鳥兒的甘拜下風,人人都把尊敬的目光投向了宗二爺。全場的鳥兒都啞了口,只有小妞子還在好勝地唱著。鳥家們的目光更加透出驚訝、透出敬佩、透出心服口服。

 

誰也不說話兒,都在戰戰兢兢,只是愣怔怔地眼瞅著一顆鳥壇新星的升起。 

宗二爺卻似乎沒有察覺,也只顧直愣愣地站著,眼珠子都好像不會轉了。恍惚間,他只覺得手中的鳥籠子已經化成了那間辦公室,自己就變成了其中的那隻鳥,叫著、叫著,可著命地扯開嗓子叫著……

 

「好!」林子裡的寧靜讓喝彩聲炸裂了。 

宗二爺還沒轉過神兒來,只是臉上漸漸佈滿了血色,氣兒也越出越勻,手裡托著的鳥籠子也越來越穩了。

 

又是一陣蓋頭好兒,鳥友們一個個圍了過來,眾星捧月似地把宗二爺圍在了當中。鳥類社會不像人世間,沒有成文的法律,卻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一位鳥家趕緊自動把自己的鳥籠子從虯龍爪上摘了下來,大夥兒又簇擁著忙把宗二爺的鳥籠子掛了上去。這得心服口服,鳥類王國新的「盟主」誕生了,不能佔著茅坑不拉屎!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