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3)

宗二爺的小妞子露臉了,只見它身形俏麗,顏色發黃,遍體油光閃亮。尖尖的嘴兒輕輕地梳理了幾下羽毛,歪著頭兒機靈地瞅了主人片刻,便渾身一抖,跳上鳥架,歡快地叫了起來。 

幾位鳥家也不敢怠慢,紛紛揭開鳥籠套,露出自己的寵物兒來 

百靈子是一種好勝心極強的鳥兒,幾隻鳥在一起就要開口比賽,而且絕不輕易服輸。宗二爺的小妞子開口一唱,幾位鳥家的百靈子也放聲大叫起來。一剎那小樹林裡眾鳥爭鳴,競比高低,啼聲不斷,互不相讓。

 

宗二爺臉上透著寬容,又透著謙虛。可那小妞子卻顯得氣盛,得理不讓人,越叫越有勁兒。這傢伙跳上跳下,左顧右盼,叫聲宏亮悅耳,音色優美多變,時而短促,時而綿長,時而低吟、時而高亢……漸漸地一個個百靈子敗下陣來,耷拉著翅膀啞了口。 

「好。」四周響起一陣陣喝彩聲。 

宗二爺只覺得喝了好酒一般,一股暈暈乎乎的感覺,從腳後跟直衝天靈蓋兒。可他的臉上卻透出歉意,透出和氣,彈指一磕鳥籠子,笑著說鳥兒:

 

「得了!顯什麼?」 

但小妞子還在趾高氣揚地叫著…… 

玩鳥的老少爺兒們誰不服啊!但宗二爺卻直愣愣地盯著自己的寵物兒,神智竟有點恍惚起來。他隱隱忽忽地想起了半年前,那算什麼和什麼啊?各式各樣的蔬菜,籠子一樣的辦公室,自己比這隻鳥兒還跳得歡,嗓門還叫得亮,可……真有一種宛如隔世之感。 

「二哥,您真能呀!」是哪兒飄來一股尖酸刻薄的聲音?

 

宗二爺一定神兒,只見瘦裡巴肌的侯七,皮笑肉不笑地站在自己的跟前,背後脖梗子上斜插著一根橫木棍兒,上頭落著一隻極不安分守己的「老西子」。 

這裡還得插上一筆。玩鳥者除了「觀賞」和「聽口」兩類鳥之外,還有一種不太被愛鳥界高雅人士所看重的小玩鬧——姑且稱著雜耍鳥。如「鳥頭」、「交嘴」、「老西子」之類。這種鳥雖大都不很值錢,但卻能來些雜耍特技表演。有的能從觀眾手中叼走小硬幣,有的能把小紙旗送到旗座上,有的能把拋向高處的彈丸凌空接住,常常引得外行們喝彩叫好。雜耍鳥不入流,自然就難入籠了,只配在紫禾棍兒上站著。

 

侯七這隻「老西子」即使在雜耍鳥裡也是末流貨,什麼本事也沒有,只會喳喳著亂叫。 

但宗二爺一見侯七,還是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兒。這小子兩個多月前,就讓自己羞得鑽了耗子洞,今兒個怎麼又從哪個窟窿裡鑽出來了? 

眾鳥家也都感到納悶兒……

 

侯七從小和宗二爺在一起站櫃台,在「香必居」醬園裡當小夥計。臨到解放時的「香必居」,已是這老城裡數一數二的老字號了,專門經營油鹽醬醋,各類醬菜,乾鮮果品,時令蔬菜。當時侯七和宗二爺都是十六七歲,被掌櫃子分配到櫃台外專賣時令鮮菜,比誰吆喝的聲音高,比誰作成得買賣多。那時候,侯七就顯然不是宗二爺的對手。儘管他把嗓子都喊啞了,可無論從聲兒啊,調兒啊,糊弄出去的菜兒啊,都比宗二爺差遠了。為此,常挨掌櫃子的大嘴巴子,解放後,侯七就更是步步跟不上趟兒了。「三反」、「五反」、公私合營,宗二爺由營業員、小組長,當了門市部主任。隨之,又由職工轉成了幹部,進了市蔬菜公司,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沒幾年便由幹事、科員,升任為公司業務辦公室臨時負責人。雖然還沒正式任命,但已被蔬菜界恭恭敬敬稱為「宗頭兒」。可侯七呢?嘿嘿!三十多年了,私——公私合營——公,猴頭巴腦兒的,還是個門市部賣菜的。無論大人小孩,大夥兒都拖著長長的兒腔,沒大沒小地喊他「侯兒——七!」儘管他嘴尖毛長,爭五比六,一點用也沒有,眼巴巴地瞅著宗二爺的老伴兒進被服廠當了工人、兒子進機關開了車。而他自己的老伴兒,卻直到如今還是個罵罵咧咧的家庭婦女。女兒初中畢了業,愣在家裡哭哭啼啼呆了四五年。直逼得前兩年他一咬牙,兩筐西紅柿子搞了個假證明,提前病退,讓閨女頂了班。姥姥!侯七說什麼也不服這個氣兒!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