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伍又迅速地轉過了好幾個村莊。路上,荒涼得差不多同原始時代一樣。沒有人,沒有任何生物。老百姓的屋子裡全空的,有好一些已經完全倒塌下來了;要不然就只有一團烏黑的痕跡。這,大約是老百姓們在臨行的時候下著很大的決心的表 呢。沒有了絲毫的東西懸掛在他們的心坎裡,走起路來是多麼的暢快啊!

「你看!他們寧肯這樣下決心地掃數跟著別人一同走,倒不願留在這兒長住著。 這就完全是為了那麼些個原因啊!」李海三時常很鄭重地,偷偷地指著沿路所見到 的各種情形,一樣一樣地告訴給王大炮聽。

到正午,太陽簡直燒得弟兄們無法可施了,有好些都暈倒下來。口中吐出許多 雪樣的唾沫,一直到面顏灰白,完全停歇了他們的呼吸為止。

「天哪!」

好容易才有命令下來:教停住在一個比較陰涼的小山底下吃午飯。

下午,天上畢竟浮起了幾片白雲,曠野不時還有微微的南風吹動,天氣好像是 比較陰涼得多多了。

弟兄們都透回了幾口問氣,重新地放開著大步,奔逐著這無止境的征程。

曠野裡簡直越走越荒涼得不成世界啊!漸漸地,連一座不大十分完整的蘆葦屋 子都看不到了。只有路畔的樹椏上,還可以見到許多用白灰寫上的驚心動魄的字句。

「操他的爹爹,說得那樣有勁啊!」

弟兄們又都自由地談笑著,有些看到那些白灰字句兒,像不相信似地罵。

「也說不定呢。」又有帶有懷疑的口吻的人。

王大炮同李海三都沈默著,好像是在冥想那字句中的味兒似的。趙得勝老是哭 喪臉地不說一句話。

隊伍又迅速地前進了十來個村灣。

遠遠地有一座小山聳立!

在前面,尖兵連的速度忽然加快起來,像是發現了目標似的。於是,後面的隊伍也跟著急速了。

傳今兵往往來來地奔馳著,喘息不停的。光景是遇著了敵人吧,弟兄們的心頭都緊了一下!

王大炮興高采烈地朝李海三問:

「老李!是不是遇著了敵人啦?」

老李沒有答他。

走,快,突然地,在離那小山不到一千米達距離的時候:——

砰!

尖兵連中響了一槍。弟兄們的心中,立時感受著一層巨大的壓迫。特別是趙得勝,這一下槍聲幾乎把他的靈魂都駭到半天雲中去了,他勉強地鎮靜著,定神地朝關面望了一眼。

砰!砰砰!噠吼!……

尖兵連和第一連已經向左右配備著散開了。目標好像就是在前面那座小山上。 但是,前面的槍聲都是那樣亂而遲緩的,並不像是遇見了敵人呀!目標,那座小山 上也沒有見有敵人的回擊。

隨即,營長又命令著第三連也跟著散開上來。

大家都懷著鬼胎呢,糊里糊塗的。散開後,卻將槍膛牢牢地握住,有的預先就把保險機撥開了,靜聽官長們的命令下來。

「槍口朝天!」官長們像開玩笑似地叫著!

「怎麼?……」弟兄們大半都墜入到霧裡雲中了。「這是一回什麼事呀!我操他的媽媽!」

大家又都小心地註視著前面。輕輕地將槍膛擎起,各自照命令放射著淩亂的朝天槍。向那座小山像包圍似的,頻頻地逼近去!

砰砰!噠吼!卜卜卜!……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