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離小山不到二百米達了,號兵竟又莫名其妙地吹起衝鋒號來:

帝大丹,帝大丹!帝……

「殺!」

弟兄們莫名其妙地跟著減「殺!」一股勁三四連人都到了小山的底下。

山上並沒有一個敵人。

大家越弄越莫名其妙了。營長騎著一匹黑馬從後面趕了上來。白郎林手槍擎得高高的,像督戰的神氣。

於是,弟兄們又都趕著衝到了小山的頂上。

「到底是一回什麼事呀?媽的!」大家都定神地朝小山底下一望,那下面:— —

天哪!那是一些什麼東西呢?一片狂闊的海,——人的海!都給擠在這山下的 一條谷子口裡。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一大群,一大群!……有的還牽著牛, 拉著羊,有的肩著破碎不堪的行囊、鍋竈,……哭娘呼爺地在亂竄亂跑,一面舉著 倉皇駭急的目光,不住地朝小山上面打望著。

「是老百姓嗎?這樣多呀!」大家都奇怪起來。

接著又是一個衝鋒,三四連人都衝到了小山的下面。

老百姓們像翻騰著的大海中的波浪,不顧性命地向谷子的外面奔逃。孩子,婦 人,老年的,大半都給倒翻在地下,哭聲龐雜的,紛紛亂亂的,震驚了天地。

「圍上去!圍上去呀!統統給搜查一遍,這些人裡面一定還匿藏著有『匪黨』!」

營長的命令,由連長排長們復誦下來。弟兄們只得遵著將老百姓們團團圍住了。

老百姓們越發像殺豬般地號叫著。

「這是一回什麼事呀?我操他的八百代祖宗!……」王大炮的渾身像掉在冰窖裡,他險些兒叫罵了出來。

「搜查!搜查!」

班長們都對弟兄們吩咐著。王大炮他可癡住了。李海三朝著他做著許多手勢兒他全沒看見。

老百姓都一齊淒切地,哀告地哭嚷起來。

「這,這,老總爺!這裡面沒有什麼東西呀!」

拍!——

「解開,我操你的媽媽!」不肯解開的臉上吃了一個巴掌。

「老總爺,這,這是我的性命呀!做,做好事!」

拍!——做好事的又是一個耳光。

「哎喲!我的大姐兒呀!」

「我的媽呀!」

營長的勤務兵,在人叢中拖著兩個年輕的女人飛跑著。

「老總爺呀!牛,牛,你老人家有什麼用處呢?修,修,修修好啊……」

「放手!老豬!」

拍!砰!通!……

人家的哭聲和哀告聲,自己的巴掌聲和槍托聲,混亂地湊成了一曲淒涼悲痛的音樂。

王大炮的眼睛瞪得有牯牛那麼大,他吩咐自己全班的弟兄們一動也不許動地站 著。他的心火一陣陣蓬勃上來了,他可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場面,他跳起三四尺高地朝官兵們大叫大罵著:

「搶!強盜,我操你們的八百代祖宗!」

李海三的心中一急:——「完了!這性急的草包!」他想用手來將王大炮的嘴巴們住,可是被王大炮一交摔倒了!他再翻身立起來時,王大炮已經單身舉槍向連營長們撲了過去!

「你們這些強盜!我操你們的——」

扑通!砰!——

第三排的梁排箍趕上來欄前一腳,將王大炮絆倒在地下,王大炮的一槍便打在泥土上。

「報告營長!」梁排長一腳踏著王大炮的背心,「他,他惑亂軍心,反抗命令!」

「他叫什麼名字?」營長發戰地叫。

「三連一班班長王志斌!」

「綁起來!」

李海三已經急得沒有主張了。他舉起槍來大聲呼叫著:

「弟兄們,老百姓們!我們都沒有活命了!我們的班長已經被——」

砰!

李副班長的右手同槍身突然地向下面垂落著,連長的小曲尺還在冒煙。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