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聽清楚朱王禮的話很困難,但是行德一句也沒有聽漏。朱王禮是不是曾經佔有了那回鶻女子呢?這個疑念一直留在行德的心里,他很想將此事弄個水落石出,幾次三番,話都到了嘴邊,又被強忍下去了。

“那串項鏈又是何故呢?”

行德還是忍不住問道。

“李元昊奪走那女子時,我想拿點東西做個留念。”

“是她所贈之物?”

“不,是我搶過來的。我把項鏈抓在手中時,她一句話也沒說,從脖子上取下來給了我。”


朱王禮一邊說著,一邊急切地將目光轉向行德,好像是在說,你想指責就指責吧。趙行德沈默不語,朱王禮又說:

“我要殺掉李元昊,你可以走。如果你願意,現在就可以出城。”

對此行德立即表態說:

“我亦有此意。李元昊何足懼哉?”

行德說完這番話,情緒振奮,他對面前的朱王禮並無嫉恨之心。就算他曾強迫回鶻女子就范,難道自己就有權因此憎惡他嗎?是的,我曾將回鶻女子托付給朱王禮,但是後來還是我自己未能如期歸來。朱王禮對她的情意更深,所以本當如此。

 

行德比朱王禮冷靜。他並不像朱王禮那麽簡單地認為李元昊容易對付,他畢竟是一國之君,是否能夠成功,實難逆料。一舉成功,萬事大吉,一旦失敗,後果則不堪設想。恐怕瓜州和沙州的漢民百姓都要被卷入一場大劫難之中。

自從接到西夏大軍要進入瓜州、沙州的消息後,太守曹延惠就整天坐立不安,尤如得了大病一樣。行德為了消除延惠的疑慮,每天都要到他的府上拜訪一次,對他說些寬心的話。延惠六神無主,方寸已亂。他一時主張恭迎西夏軍入城,一時又主張棄城而去,移師沙州,在沙州再設法阻止西夏軍繼續西進。趙行德自己是個漢人,雖然在西夏軍隊中當兵,但延惠還是將他視作知已,經常與他議事。

 

趙行德深知瓜州節度使曹氏一族目前的實力,縱使其麾下全部兵馬與訓練有素、能征慣戰的西夏軍持久作戰,後果無疑是全軍覆沒。所以他一直認為瓜州不應與西夏軍正面交鋒,可以先避其銳氣,允許他們進駐。這樣不僅對曹氏一族,全城漢民百姓多年來的慘淡經營也都可以少遭受一些損失。想來西夏軍不致於像在甘、涼二州那樣,在瓜州也亂施暴虐。

但是如果作為西夏軍前鋒的部隊叛亂,情況則完全不一樣了。這支部隊中的官兵大多數是漢人,與曹氏一族血緣相通,一旦叛亂,肯定會被認為與瓜州地方政權同謀。


趙行德向朱王禮言明此中道理,朱王禮卻只是從喉嚨深處發出沙啞的聲音說道:

“愚蠢!”

說完又費了好大的勁才接上氣來。

“李元昊要將曹氏一族斬盡殺絕,把瓜州的男人都抓去當兵,女人都抓去做奴婢。還要把當兵的男人趕去與大宋作戰。現在與德明當朝時不一樣了。無論瓜、沙兩州是否反叛,結果都是一樣。我們都是炎黃子孫,不殺李元昊,不足以報仇雪恨。”


接著朱王禮又說到了西夏軍的種種暴行。在這一年來與吐蕃的作戰中,不光是自己,活下來的弟兄們也都親眼目睹。在青唐西夏軍就曾虐殺了幾千名女童。西夏現在與大宋和吐蕃同時為敵,他們指望采用血腥手段來取得勝利。這次與西夏軍的會戰將會是一場惡戰。朱王禮的話像是在自言自語,趙行德把耳朵挨近他的嘴邊,還是把他說的話都聽清楚了。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