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章·報仇雪恨朱王禮兵變 喪魂落魄曹延惠棄城

趙行德他們接到朱王禮的第三封信後大約過了十天,朱王禮就率領部隊踏上了歸途,他們離開瓜州城已有十個月之久。時值初冬。近日來外面下冰雹,拇指大的雹子砸在地上發出“咚咚”的響聲,人們簡直不能出門。

這一天的早晨,朱王禮派人來報,部隊黃昏時分可以進城。趙行德聞訊後連忙安排部下準備歡迎。同時還要準備迎接隨後就到的李元昊和西夏軍本部人馬。因為不知道到底要來多少人,行德將全城的將士都動員起來,從瓜州周圍的部落中籌集糧食。連日來的冰雹使得這項工作不得不暫時中止。


朱王禮的部隊與出征時一樣,還是從朝京門入城。四千五百人的隊伍回來時已不足一千人了。十多頭馱著旋風炮的駱駝過去之後,可以見到朱王禮乘一頭駱駝,在兩邊打著將旗的兵士的簇擁下,走了過來。他身後是三十餘名騎兵,剩下的全是步兵了。

趙行德與曹延惠一同走出城門來歡迎凱旋之師,也是為了表示對老隊長的敬意。趙行德第一眼看到朱王禮時,不知為何覺得他變年輕了,可能是因為朱王禮身體更加消瘦,臉上更黑的緣故吧。朱王禮從駱駝上下來,朝行德和延惠這邊走來,他的臉色和藹可親,像是在說什麽,但是行德和延惠都沒有聽明白。行德把頭湊到朱王禮跟前,想聽清楚他到底說的什麽,但仍然是徒勞。朱王禮又說了一遍,這次行德才從他那嘶啞的喉音里聽出一點意思。

 

“沒有死,總算回來了。”

朱王禮的聲音幾乎嘶啞到聽不清的地步了。

行德代替朱王禮命令凱旋歸來的部隊在城內的校場上列隊等候,他要用酒菜犒勞這些長期在外征戰的官兵。歡宴之後,他又安排人送他們回兵營。

朱王禮坐在酒席的椅子上,沈默地看著這些士兵拖著疲勞的步子走開去。他沒有走,向行德招招手,又用嘶啞的聲音說了幾句。行德把耳朵貼到他的嘴邊聽了半天,又讓他重復了數次,才算聽清了他說的話。


“明天又要開始打仗了。讓太守曹延惠帶領全城百姓出城避難去吧。”

從朱王禮這些斷斷續續的話中,行德知道朱王禮想告訴他一個意外的消息。行德又把耳朵往前湊了湊。

“明天李元昊的部隊就要進城了。我要把他幹掉。只有明天一天,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趙行德大吃一驚。但是轉念一想,這事也並非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這個計劃肯定已在朱王禮的心里醞釀多時,只是時機始終未到而已。從行德的觀察中,朱王禮對李元昊的憎惡只流露過一次。那是回鶻王女從城上跳下之後的第二天,從甘州到肅州的行軍途中。從那以後朱王禮就絕口不再提起這件事,但是他對李元昊的仇恨絕對沒有減少半分,這把怒火一直在他的心中燃燒。從肅州來瓜州的行軍途中,朱王禮還透露出,到了瓜州後,他一定要做一件重要的事,當時聽起來像是謎一樣,現在想來,定是指此事無疑。

 

“李元昊那傢伙奪走了回鶻女人,又把她逼上了絕路。那個女人受了三天三夜的折磨,還是當了李元昊的妾。最後死得真慘。明天我一定要替那女子報此深仇大恨。”

朱王禮的聲音變成了低沈的怒吼,行德對他的復仇宣言聽得一清二楚。

“那女子與大人是何等關係?”

趙行德對這個疑問還是耿耿於懷,此時忍不住舊話重提。

“我喜歡她。”

朱王禮嘆了一口氣說道。


“僅此而已乎?”

朱王禮沈默了片刻,眼睛盯著前方,說:

“我並不知道她會怎樣想,但我是喜歡她的。原打算娶了她,一起過日子,唉……至今未能忘懷啊。”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