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晚,城里一片昏暗。在外廝殺長達十個月的兵士們剛剛回來,一個個喝得酩酊大醉,四處騷擾。大街小巷里充滿了怒罵聲和喊叫聲。

“不要讓兵士回營歇息,就這樣睡在這里。”

朱王禮對行德下了一道命令。身上的血腥味還沒有洗凈,官兵們又處在了緊張待命的狀態。

“原來駐守城內的部隊與延惠的地方守軍,明天一早緊急集合,全副武裝,帶上弓箭。瞄準李元昊,給我狠狠地射。”

朱王禮站起來,穿過一大群士兵,向自己的公館走去。趙行德還要與朱王禮商量突襲李元昊的辦法以及戰鬥人員的配置,所以他也跟在朱王禮身後走去。

 

朱王禮一回到公館,嬌嬌就從里面飛跑出來。朱王禮見到嬌嬌也是喜出望外,對她說了一句話,但是嬌嬌卻沒有聽清。行德想,他可能是喊了一聲“嬌嬌”,可是這時的聲音卻與以前那種慣常的輕聲喚“嬌兒”的聲調大不相同了。

趙行德從朱王禮的公館出來後,又去了太守曹延惠的府上,讓他向全城百姓傳達朱王禮的命令,在明天早晨之前,撤到城外適當的地方去暫避一時。行德只對他說因為城內可能成為戰場,除此之外未做任何解釋。當行德說這番話時,他觀察到延惠那種喪魂落魄的神情,感到非常驚訝。延惠頷首不語。良久,他才回答道:

 

“想來也只有如此了。這樣可使百姓免遭殺戮,城池與寺廟中所藏經卷也不致焚毀。”

延惠馬上將一名部下傳了進來,讓他去對全城居民下達退避命令。

趙行德一直忙到半夜。將兵器從庫房中取出就需要三十名士兵,行德自己也到處照看,深怕出了差錯。這件事做完後,已經過了三更,城內一片寂靜。趙行德原來想像瓜州城內定會一片混亂,誰知道到了這個時辰了,依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行德再一次來到延惠的府上。偌大一座曹府,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行德進得廳堂中來,只見延惠一人獨坐在一張大椅子上,燈臺上一盞油燈發出忽明忽暗的光亮。延惠的整個身體緊緊地縮攏在那張椅子中,臉上露出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廳堂里充滿了刺鼻的燈油味。行德向延惠問起退避令是否已經傳達下去。延惠答道:

“全部安排就緒。”

“但城中並無動靜,也未見有人在做出城避難的準備。”

行德又問道。延惠似乎不相信,他站起身來,打開里屋的門,走到望樓上去查看。過了一會兒,延惠回來接著說道:

“誠如君言,街上並無動靜,真不可思議。”

“不知大人自己和尊府上下是否已經準備停當?”

行德問道。

“我一人在此,隨時可以起程。只是這大一座府第之中,物件不下數千,取捨難定,頗費躊躇。”

延惠說完又坐下來,將身子縮在那把大椅子中。

 

行德心急如焚,直接將延惠的部下召喚進來,他要問明退避令是否的確已經下達到了城里的千家萬戶。其實這道命令的確已經由太守府衙的人傳達下去了。只是目前還沒有到達老百姓的家里而已。行德從延惠的府上出來後,還是覺得不能就讓延惠手下的人去辦理此事,所以一回到軍營,他又向自己的部下交代了向城里的百姓傳達退避令的辦法,並讓他們立即就去執行。 

雖然行德派去的人費盡口舌,城里的百姓沒有見到太守府的文書,很多人還是有點半信半疑。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