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來的戰報是用西夏文書寫的,而這次是用漢文書寫的,原來識西夏文的人可能已在這損失的三千人中。但不管怎樣,從戰報的文字中仍然無法看出戰況的發展是否對西夏軍有利。最後說到的“損失三千人”,畢竟是一個很大的損失。與前次所說的五百人相加,朱王禮部已經損失了五分之四。這回的來使原是瓜州城里留守部隊派去送回信的人,並未直接到前線參戰,所以除了信上說的以外,其它情況一概不知。十一月初,接到朱王禮的第三次戰報。這次比前兩次更加簡單,還是用漢字寫的。 

“於蕃地轉戰兩百餘日,角廝羅兵敗南逃,我部奉命撤回。元昊亦率本部向瓜州進發。”

僅從這封信的文字上看,經過長時間的征討,李元昊終於將吐蕃的角廝羅從其巢臼中趕了出去,他此次親率大軍西征的意圖可能是想乘勝一舉奪取瓜、沙二州。

 

一直很清靜的瓜州城里又緊張起來。一方面要準備歡迎凱旋歸來的朱王禮部,另一方面還要為隨後就到的西夏軍本部安排營帳。趙行德專程到曹延惠的府上與他商議如何處置這些事情。延惠平常鬆弛的臉上,神色有些緊張,他慢慢地說道: 

“此事非同小可。終究是躲不過的。” 

看來他早有預料,只是不知他對這個突發事件是喜還是憂。但是很快行德就看出延惠由於震驚,身體有點發抖。他的嘴里小聲地嘀咕,聲音很微弱。

 

“唉,被我不幸言中。世人常說,沙州的家兄賢順是個精明之人,而依我看來卻正好相反。此時此事就是明證。西夏攻取肅州時,他就應該像我一樣,上表歸順,以示臣服。” 

延惠擡起頭來,眼光遊移,最後停在空中的一點上,表情呆滯地接著說道: 

“思之再三,確非易事。西夏大軍此次經過瓜州,定是要取道以攻沙州。大軍過處,定會燒佛塔、毀寺廟,征男丁入伍,搶女子為奴。就連多年所藏之佛經,也要遭滅頂之災。我早就勸說過,當時家兄一味反對,事到如今,後悔晚矣。”


延惠挪到行德跟前,好像眼前並無一人似的,一個人自言自語,嘮叨個不停。

行德想,延惠對其家兄節度使曹賢順一直耿耿於懷,今日是將心中長期以來的塊壘一吐為快,說的都是肺腹之言。延惠在椅子上坐著歇息了一陣後,站起身來走到行德近前說道: 

“吾兄此番在劫難逃,性命休矣。西夏大軍將會踏平沙州,摧毀鳴沙山的佛窟,燒掉十七座大寺,盡掠所藏佛教經典。漢民百姓生靈塗炭,將受倒懸之苦。”

行德見延惠說完後滿臉愁容,兩行濁淚,順雙頰流下。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