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里·塞勒:相互了解(下)

一個月前,蒙特爾商店進貨時,她跟我嚷過要買那條圍巾。對她來說,穿戴最要緊。我甚至還能記得那個星期六下午我們去逛商店時,她打量貂皮圍巾的貪婪目光。無怪乎她今天不願告訴我買了什麽。真可惡!我上前幾步站到她身邊。 

“你這個撒謊的小人!”我眼盯著她,一字一頓狠狠地說,“我知道你買的是什麽。你只想自己的穿戴,根本就不考慮我們的婚姻,竟視我們的共同利益為兒戲!” 

她仍不作聲。“但願那件鬼玩藝悶得你透不過氣來!”我什麽也不在乎地繼續怒吼道,“我原以為你是我理想的妻子,如今才知道你和那些亂花錢的女人並沒有什麽兩樣!”

 

珍妮特臉上顯出驚恐愕然的表情,可我卻似獲得了一種快感。這就是我所希望看見的──讓她也難過難過。 

珍妮特從床上跳下來,站在我面前的地毯上,瞪著大眼問道:“你是這樣看我的嗎?” 

“媽的,一點不錯!”珍妮特的火氣使我更加惱怒,我勃然大怒地罵道,“我真後悔沒有能早知道這點。”

 

此刻她和我一樣來火,我們兩人互不相讓。 

“你這可憐的笨蛋!”她說,“你連自己在說什麽也不知道,你連結婚意味著什麽也不懂。你有時間去好好想想。我要回家去和媽媽一起住,別來找我,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我知道現在事情的確是很嚴重了,可我一點也不準備妥協。一切都怪珍妮特,她知道我們有多少存款,她曉得自己偷偷摸摸地幹了件不光彩的事。她把我當什麽了?我難道是讓她任意擺弄的玩物嗎? 

我轉過身去說:“假如你對我開誠相見都做不到的話,隨你去哪兒好了。”

 

她終於氣呼呼地走了。我心想:讓她去吧,很快她就會知道我是對的,會低三下四地跑回來。娘兒們都是這樣! 

第二天我在辦公室里獨自埋頭工作。沒有人注意到我沈默寡言,與往常不同。

 

午飯後回到辦公室里,我看見比爾·漢莫正在向同事們誇耀他才買的一套高爾夫球棒。“是在市中心買的。”他笑著對我說,“啊,勃尼,你從前常打高爾夫球,是嗎?”我強作笑顏,伸手拿了根球棍。“是這樣,一點也不錯。”我站在那兒,揮舞著球棍說。我忽然有了個主意──重操舊業,再打高爾夫球。因為這樣,或許能減少我的懊惱和煩悶。 

當天下午我去買了球和球棍,一拿到手里便覺得非常稱心。把球拿回家我就在地板上玩起來。有一隻球打重了一點,從起居室滾進了臥室,說來也巧,最後滾進了珍妮特的壁櫥。壁櫥又大又暗,珍妮特的許多衣服還掛在里面。

 

我跪在地上,伸手在里面摸找,忽然碰到了一隻沈重的箱子。我拉出來打開一看,不覺大吃一驚。這是我所見過的最漂亮的高爾夫球棍,比我剛才買的還要漂亮。還有一打高爾夫球和一副手套。箱子上是蒙特爾的標記。我這時才記起來,下個星期二是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日。珍妮特喜歡讓人出乎意料,她對我充滿了無限的愛。我真混。珍妮特說的一點不錯,我真是個可憐的笨蛋。我尋思現在只有一條路──去找珍妮特,求她回來。我是個男子漢,有勇氣這樣做。 

還有,明天,我一定要在珍妮特的壁櫥里,掛上一條貂皮圍巾。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