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林格:獻給愛斯美(上)

盡管那已是久遠的事情,然而,在人生的長河里卻從未褪色……最近我收到一封航空信,邀請我參加於下月18日在英國舉行的一個婚禮。在剛收到請柬時,我真巴不得坐飛機出國旅行一趟,可是,當我和妻子經過多方面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改變親臨祝賀的方式去道喜。

不過,無論我在哪里,都不會叫這場婚禮平淡冷清的。因此,在婚禮舉行興,我草草寫下了一些有關新娘的筆記,緬懷多年前我與她的相識……1944年4月,我們60名美軍士兵,在英國德文郡接受英國情報機構組織的特別進攻訓練。訓練共進行3個星期,在一個陰雨的星期六結束。當天晚上7點,全體人員將按軍令乘火車去倫敦,然後集結到在法國登陸的空降師里去。下午3點,我已經把所有的物品裝進了背囊。窗外,那令人心煩的雨從天際斜落下來,我忽然漫無目的地穿上雨衣,沿著滑膩的鵝卵石小路下了山,朝小鎮走去。


潮溫的鎮中心有一座教堂,正傳出無伴奏童聲合唱的聖歌。我信步進入教堂,只見講壇上有大約20多個孩子端坐在3排長椅上,像一群未成年的舉重運動員舉杠鈴似的捧著厚重的讚美詩集,張大嘴巴在放聲歌唱。我聽得飄飄欲仙的當兒,仔細地審視孩子閃稚嫩的小臉,其中離我最近的一張面孔引起我特別的注意。她大概13歲左右,留著金色的齊耳直髮,面容秀美,但她的一雙眼睛流露出厭倦的神情。在輪唱的間隙,我看到她半閉著嘴,翕動著鼻翼打了兩次呵欠。聖歌一唱完,那高大的女教師就孩子們歌聲的神奇魔力驅散之前,趕緊離開了教堂。

雨下得更大了。我沿街往前走,進了一家冷清的茶館,要了茶點,我翻出幾封妻子寫的舊信展讀著……當我擡起頭時,看到剛才唱聖歌時打呵欠的那個女孩走了進來,她頭髮淋得透濕,手里領著一個約5歲的男孩。他們在我的鄰桌坐定後,那男孩便開始淘氣,一會兒把椅子從桌下推進推出,一會兒把餐巾頂在頭上。他們的茶點送來了。這時,那女孩子發現我饒有興味地注視他們,便對我輕輕地笑了笑。


那笑容宛如微波在臉上蕩漾。我也報以含蓄的笑。用過茶點,她端莊地走到我桌邊說:“我以為美國人對茶是不屑一顧的呢。”

我站起身,拉出我對面的椅子。

“謝謝,我只坐一會兒。”

她說。

我們像老朋友似的談天說地。

“你看我們的排練,我看見你了。”

“你的嗓音很美。”


“我知道。我要做一名歌手,到廣播電台去唱爵士歌曲,掙好多錢。你是我遇到的第11個美國兵。你很孤獨……噢,我見到的大多數美國兵就像牲口。他們彼此辱罵,拳腳相加,有一回把酒瓶扔進我姨媽家的窗戶!”“士兵們都遠離家鄉,許多人被戰爭弄得精神反常。怎麽,你不是這里的人麽?”“我母親在倫敦轟炸中去世了,我和弟弟撤到這里,住在姨媽家。”

我問她叫什麽。“我的名字是愛斯美。”她說。

就在這里,我感到脖後發癢,那是有人在呵氣。我急轉過臉,鼻了差點撞上小男孩的鼻子。他凝視著我,也不打招呼,問道:“美國電影里的人,幹嗎都歪著頭親嘴呢?”“我猜是他們鼻子太大了。啊,你有一對綠眼睛。”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