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里·塞勒:相互了解(上)

朱偉一譯 

 

我坐在起居室里,伸展了一下書桌下的雙腿,伸手拿起一封信把它拆開。原來是蒙特爾百貨商店寄來的帳單。看見我們欠的175美元的帳,我大吃一驚。 

我認定這是弄錯了!因為我和妻子珍妮特都沒用過這麽些錢,而且為了買下這幢房子,我們正在準備第一次付款,一直在節省每一分錢。我又瞧了瞧帳單,更加肯定他們是打算寫17.50,可多畫了個零,又點錯了小數點,變成了175.00。我用手擦了擦臉,已經不再感到吃驚了。我的目光越過起居室望到臥室,看見珍妮特正蜷著身子,裹在被子里看雜誌。

 

“珍妮特,”我大聲對她說,“我想蒙特爾百貨商店是弄錯了,給我們寄了張175美元的帳單。我敢肯定是17.50美元。明天你能不能打個電話問一下,我好把支票寄給他們。” 

“珍妮特,”我又重覆一遍,“你聽見沒有?蒙特爾百貨商店把帳單給弄錯了!”

 

她慢慢地放下雜誌,把它擱在胸前。看得出來她是在盡力保持平靜。 

當意識到她真的用了這麽多的錢時,我感到臉上一陣發燒。心想,她用這些錢時,為何問也不問我一聲?於是我走進臥室坐在床沿上,覺得最好還是把一切都挑明的好。 

“你怎麽不跟我商量就花了175美元?”

 

“那又怎麽樣?”珍妮特勉強笑了笑,說,“我也工作。我來付好了。” 

“付什麽?”這就是我想知道的。我沒看見屋里添置了什麽新東西。 

她有點稚氣地說:“我……我不想告訴你,勃尼。這不過是我自己想買的一些東西。”

 

我兩眼盯著她,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用了這些錢,還不肯告訴我錢都花在哪兒。我們付帳只好動用存款,這意味著買下這幢房子要推遲一個月。這太不公平了,破壞了我們的計劃,也違反了我們之間的協定。最糟的是我無法再信任她了!她為什麽要這樣對待我呢?我的火氣更大了,決心問個水落石出。 

“聽著,”我氣沖沖地說,“別兜圈子了。我要知道這張帳單到底買的是什麽?我有權知道!” 

珍妮特把手放在我的胳膊上說:“別惹我生氣,你最近幾個星期太勞累了,過於緊張和敏感了。”

 

她這是想擺脫困境。這叫我更加生氣。我粗暴地甩開了她,心里非常不高興。 

“聽著,”我又說了一遍,“我提的問題你想拒絕回答嗎?” 

珍妮特仰起頭來望著我,臉上顯出非常困惑的神情,仿佛是在拼命對付一個棘手的問題。

 

“嫁給你,並不意味著我不能有幾件自己的私事。”珍妮特訥訥地說。 

我在房間里來回踱步,無法克制自己沸騰的怒火。忽然,我停住腳步站在那兒,我全都明白了。我恍然大悟,找到了答案──她肯定花錢買了條見鬼的貂皮圍巾。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