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理解宏大敘事(grand narratives)和小敘事(little narratives),需要一些前置知識。首先,要了解利奧塔區分的兩種話語類型,分別是科學知識(scientific knowledge)和敘事知識(narrative knowledge)

他認為兩者是並存的,科學用敘事的類型描述物理世界,人文科學(歷史學,社會學,心理學)用敘事描述過去,社會結構和自我。這兩者都是人類經驗和社會的基礎,它們告訴作為人類的我們是誰,我們的信念為何。

其次,要知道利奧塔的“敘事”理論,來源於維特根斯坦著名的“語言遊戲”理論。維特根斯坦認為,語言的意義在行動中獲得而非自然的固定的,我們的語言因為使用而獲得意義,而我們使用語言的目的,是為了對周圍的事物產生影響。

“語言遊戲”是說我們的語言行為,就如同在進行某些遊戲。這些不同的“遊戲”的規則,雖然由於參與制定者的差異不盡相同,但所有“語言遊戲”的目的,是成功地實現對於世界的陳述,進而通過規則(“語言遊戲”的不同規則),構成一個社會知識的不同話語。

利奧塔的著眼點在於,既然“語言遊戲”的規則不同,那麼由不同“語言遊戲”規則構建的社會話語自然不同,作為主體的我們存在於一系列不同的“語言遊戲”之中,它們規定了我們所是。

利奧塔的問題是,在這種多元的“語言遊戲”如何相互聯系,更進一步不同社會由於什麼擁有不同的構建自身的語言遊戲的組織方式?據此,元敘事(meta-narrative)理論得以提出。元敘事作為一種更深層次的事物,它制定“語言遊戲”和敘事的規則決定著陳述的成敗與否。元敘事作為人類社會開始的方式(前現代的方式)——以敘述故事的形式,確立講述者與聆聽者的身份與位置。

而利奧塔說,宏大敘事(grand narratives)是另一種元敘事形式。與前現代的元敘事不同,宏大敘事被認為是指向解決所有社會問題的未來。《後現代狀況》描述的兩種核心的現代元敘事:思辨的(speculative)和自由的。思辨的宏大敘事的代表是黑格爾哲學,一種認為“精神”在通過知識的積累而不斷進步過程中,將所有“語言形式”被這種哲學聚集在一起,所有的陳述被統一在單一的宏大敘事中。知識的整體就是思辨的宏大敘事。


自由的宏大敘事對於利奧塔來說是一種解放的,自由的力量。在這個敘事中,知識被看做從壓迫中解放的基礎,知識的發展被尊重,敘事的目的是將人從愚昧的教條,神秘主義和剝削苦難中解放出來。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種宏大敘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所有不同知識都聚攏在一起,以完成在未來解決社會問題的任務。知識在宏大敘事之下,擁有著更高的使命和角色。而在後現代的背景下,宏達敘事之所以失去了其信用,是由於語言遊戲再也無法被整合成一個單一的元敘事,不同的規則的語言遊戲,將個體的身份變得分散,無法再形成同一個主題。


利奧塔認為在後現代的背景下,普遍共識不再可能,與之相反,只剩下集中與個體的“小敘事”(little narratives),我們有的不過是不同系列的語言遊戲,其中充斥著差異和無法被單一標準衡量,唯一的出路是通過使他們自我言說的方式,被傾聽和被正義地對待。


由此,新的語言遊戲被引入,不但改變了舊的語言遊戲可以描述世界的方式,而且擴展了可以描述的邊界。利奧塔的目的,是為了動搖那些如思辨的宏達敘事的統一體系,這種動搖的力量將與崇高,歧異,記號和時間等重要概念聯系起來。(作者:最後一顆小熊軟糖)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