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之光:解構與生成—後現代哲學從德里達到德勒茲(1)

雅克·德里達,法國哲學家和文藝理論家,是後現代主義哲學的代表人物。他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一個猶太人的家庭,五十年代來法國服兵役,並在法國上大學,六十年代起,在巴黎高師任教。他是多產的作者,影響力較大的有六七十年代的著作,《寫作與參與》,《語言的現象》,《論文字學》,《繪畫的真理》……

 

(一)邏格斯中心主義。

1.從胡塞爾那里看到的是西方哲學,從柏拉圖到索緒爾的一個傳統——“語音中心主義”。這個主義強調語音是重要的,文字不是重要的,語音是確定的,文字是不確定的。

2,他認為“語音中心主義”的實質,是“邏格斯中心主義”。“邏格斯”即語言的內在理性,也是人類的自然的理性。

因為語音代表邏輯的東西,所以語音和文字的二元對立,在哲學史上演化為精神和物質,自為和自在,主體客體,心靈身體,外部內部,本質現象,真理假象,意義和本源的二元對立。

過去的哲學里面都是二元對立的,我們都知道物質、精神,主觀、客觀,我們總是處於黑格爾所講的矛盾的觀點之中。矛盾的觀點,總會產生一方是重要的,另一方是次要的。

 

(二)二元對立的解構。

1. 特別選擇了那些力圖貶低“文字”的作者的詞語,說明這些詞語的意義,恰恰依賴於文字,隨後肯定文字的重要性,以此來反駁“語音中心主義”。

 

西方古代像蘇格拉底,東方中國的孔子,他們自己是不寫作的,叫做述而不著,就是我只說不寫,在他們看來,寫是不重要的,說是最重要的,說表達真理,誰去寫呢,只有他們的學生去寫,比如柏拉圖、子路。

所以,我們去看,蘇格拉底沒有文字,都是他的學生柏拉圖記下來的他們的對話錄,中國的孔子也一樣,也是他的學生記下來的,這就是語音中心主義

 

他們認為不寫作的哲學家,純粹的哲學家,是述而不著的。柏拉圖在《菲多篇》說了一個神話,古埃及托特神發明了幾何、代數、天文學和文字,把它送給國王,國王只收下了前三種東西,拒絕了文字,為什麽拒絕文字呢?

因為文字是任意的、無生命的,構成了對知識的威脅。這個在我們中國人感覺是理解不了的。文字有什麽不好呢?

 

我的理解,文字有時候確實不好,一個不懂文字的人,你去看他的理解能力和記憶能力,反而超過大多數認識文字的人。沒有文字的時代,口口相傳,什麽都記得清楚,但是自從有了文字以後,好多東西就記不住了;人類就開始依賴文字了,於是人類的記憶力急劇下降。

你比如一串電話號碼,一個熟悉人的名字,如果不存到手機里,寫到筆記本里,現在的人們很難記起來,就是因為記不記無所謂,反正需要的時候能找到就行了。

 

也就是說如果是語音主義的話,人們去聽可能會非常清楚,結果打印出來以後,人們可能就不刻意的去記憶了,這造成了人的記憶力的退化。

你像有些瞎子,他的記憶力真好,但是我們亮眼人,拿著筆記本反正記下來以後,我其它的就不管它了,也不會去記憶它。從這一點上,文字是有副作用的。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