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登·迪爾:西瓜的滋味(下)

我擡頭望去,只見威爾斯太太和委拉黛安站在廚房門口。我實在受不了了,拔腿逃回家里,一頭扎進我自己的房間。

那天晚上,我怎麽也睡不著。月亮西沈了,外面一片漆黑。我心中亂成一團麻,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也許我在想:為了滿足虛榮心,為了向大人挑戰,出於16歲的無知,我多麽輕率地幹了這件事呀!當時在那個地方,偷瓜不過是一種遊戲,一種考驗男孩子膽量的打賭罷了。然而這個瓜對威爾斯先生來說,那就是兩碼事了。

天剛蒙蒙亮,我跨出門檻兒,踏進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露珠晶瑩,鳥語花香。

我拿了一個袋子,來到我們遊泳的地方,低頭看著沾滿泥土的殘瓜碎塊。

我跪下來,開始揀起黑色的瓜子。它們密密地撒了一地,跟瓜瓤連在一起,粘呼呼的。我只顧埋頭去撿。

當我提著袋子,沿著那磚砌的甬道走到威爾斯家的門口前站住時,兩條腿一個勁地哆嗦。我上前敲門,開門的是委拉黛安。

我的眼光躲著她:“我可以跟你爸爸說幾句話嗎?”“啥事兒,小鬼?”威爾斯先生盯著我問。

我的上牙直打下牙,簡直說不出話。我捧出那個袋子。

“威爾斯先生,”我說,“這是你那個種瓜里的種子,這是我所能交回來的一切。”

我覺察到委拉黛安在注視著,但我的視線卻無法從威爾斯先生的臉上移開。

“是你偷的?為什麽?”“我不知道。”

“知道那是留來做種的嗎?”“知道,先生,我知道。”

他直起身子,眼睛閃著光,我想跑,卻一動也不動。

“我妻子想得到那個瓜,”他說,“她不是為了自己吃,是打算把鄰居們都請來嚐嚐鮮。沒想到竟會發生那樣的事兒。她是一直盼著瓜熟的。”

“真抱歉,我想我能做的只有這個了。”我說,“瓜是不在了,但種子還在,明年仍可以種。”

“可你把今年給毀了。”他說。

“是的,先生,”我說,“我是把今年給毀了。”

“昨天夜里的事兒,一想起來我跟你一樣害臊。”威爾斯先生說,他那濃重的眉毛皺起,看著我,“你毀掉了一半,而我毀掉了另一半。我們倆都有錯兒,小鬼。”

“種子還在,明年就可以種了,”我又說,“我會幫您種的,威爾斯先生。”

他的臉上這才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目光柔和下來了。

“一個種這麽一大片地的人是值得有個兒子,我要是有你這麽個兒子就好了。”他把手放在我肩上親切地說,“今年我們不能做什麽了,不過我們明年就種瓜,一起種。”

“是的,先生。“我說。

我把目光移向委拉黛安,她在微笑著,我的心頓時怦怦跳起來。

“可是,威爾斯先生,”我脫口而出,“您幹嗎非得等到種出那麽大的瓜來才請客呢?比如,我就願意跟委拉黛安一起坐在走廊上,什麽時候都行。”

他禁不住放聲大笑。委拉黛安的小臉漲得通紅,但看上去不像生氣。我慌里慌張地朝院門退去,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就從這天起,我心中的“明年”開始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