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登·迪爾:西瓜的滋味(中)

我想沿著我在草叢中壓出來的路把這個瓜推回去,可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的脊梁骨一陣冰冷。

我推呀,推呀,終於把它推進了柳枝帳中。

他倆一把抓住我:“你真的弄來了!”“咱們把它帶到別處去吧。”我說。

約翰和弗萊第各搬一頭,我托中間,三人慌慌張張,跌跌撞撞,最後來到了剛才遊泳的地方,一下子倒地直喘粗氣。

“可把它弄到手了,”弗萊第拍著大西瓜說,“全是咱們的了。”

“趁現在沒人,咱們把它打開吃了吧!”約翰說。

“別忙,”我說,“這可是威爾斯老頭兒的種子瓜,是尊貴的東西,我得親手剖開它。”

我的小刀一割透那綠色的厚皮瓜,那西瓜輕輕的“吱呀”一聲,從中間裂成兩半。那瓤子水靈靈的,閃著微光。

我挖了一大塊送到嘴里,閉上眼睛,感覺到那瓜汁漫漫流進喉嚨,又甜又香。

三個人狼吞虎咽,直到肚子再裝不下了才罷休,可6隻眼睛還盯著西瓜。好家夥!吃了半天,只“消滅”了一小半。

突然,我心中一陣沮喪:冒了這麽大的風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只吃下這麽點兒!我站起身,說:“看來我該回家了。”

“這些怎麽辦?”約翰指著那剩下的瓜問道。

我擡腳一踢,那瓜裂成三塊。我用腳使勁踩,開始搗爛這剩瓜殘瓤。他倆看了,也一邊踩一邊大笑,最後,只剩下粘粘糊糊的瓜皮。

那種沮喪的心情一直伴隨我回到家里。我知道,弗萊第和約翰他們再也不敢小看我了,但我並沒有勝利者的感覺。

當我踏進門廊,爸爸問:“你上哪兒去了?”“遊泳。”我答道。

我朝威爾斯先生的牲口棚望去。月兒還是那麽亮,還是那麽亮——可是那窗前的身影不見了。接著我看見威爾斯先生正在走向瓜地中央。我極力屏住呼吸。

他走到了那個大瓜的地方,接著彎下腰,我知道,他在察看那個地方。他挺起身子,發出了一聲令人窒息的嚎叫。那聲音,像一把刀子,刺透了我的心窩。爸爸從椅子上跳起身來,而我卻好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似的,一動也不能動。

威爾斯先生像喝醉了似的,在瓜地里踉踉蹌蹌,搖來晃去,一面吼叫著,那聲音真可怕。呵,我看清楚了:他是在踩西瓜,一個也不肯放過。過了一會兒,他不再叫了,只顧發瘋似的把西瓜踩爛。我的五臟六腑頓時翻騰起來。

爸爸向威爾斯先生奔去,兩手緊抓住他。我隨後也到了。威爾斯先生看上去像發了狂,他咬住下唇,繼續發泄著,把大大小小所有的西瓜踩個稀巴爛。

最後,就在大西瓜躺過的地方,威爾斯先生停住了,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整個世界仿佛都跟他一塊兒凝固了。

“他們偷走了我的種瓜。”他說,聲是那麽輕。要不是親耳聽見,我決不會相信,威爾斯先生竟然也會如此輕言細語。淚光在他的臉上閃爍著。我從沒見過一個男子漢大丈夫這麽傷心地哭泣,我再也不忍心看他。

“對那個瓜我有兩個打算,”他告訴爸爸,“我妻子自打開春身子就一直不好,那瓜是留給她吃的,剩下的瓜子我要用來做種子。這些日子,她天天都在問那大西瓜熟了沒有。”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