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英國鄉下的路來說,這輛紅色的美國轎車實在是太寬了。眼看它迎面而來,波爾只得讓自己的車靠邊給它讓路。

大轎車小心翼翼地從近旁緩緩擦過。波爾借機打量了一下對面這位先生:這張臉真令人不敢恭維,鼻梁上架副墨鏡,一頭黑髮剪得太短,嘴巴看起來也太大,而耳朵卻又太小了。

“這家夥我好像在哪兒見過?”波爾心念一動,“等等,我想起來了,是在昨天的報紙上。”他扭頭問一旁的妹妹:“勞拉,昨天的報紙還在嗎?你沒像往常一樣在我需要的時候在早上拿它點爐子吧?”“不,我沒有。”勞拉笑起來,“不過它已經骯髒不堪了。在魚店里我找不到合適的紙包魚,只好用它湊合了。就放在後面,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拿來。”

她打開後門把魚從報紙里拿出來,把報紙遞給了波爾。他很快翻到中央把一張照片指給她看。那上面有的部分已經沾了魚血,但臉部仍清晰可見。就是這副醜陋的嘴臉,大嘴巴,小耳朵,還戴副墨鏡。

“此人,”波爾往下讀道,“因在布萊頓等海濱大都市的旅館和商店用作廢的支票付款而被警方通緝。市銀行將向任何協助警方抓獲此人者提供50鎊的獎金!”“這上面有沒有提到一輛美國轎車?”“沒有,可是你看這兒:‘他是個英國人,但他的談吐穿著常讓人以為他是個美國旅遊者。’這輛車也許是偷來的。像他這樣的人,一星期就會換一輛車的。”

“你說得不錯。可是波爾,你打算怎麽辦呢?去報警嗎?”“不,我想最好先證實一下。”說著他已經調轉了車頭,又順原路開了回去,“我們先跟著他,看看他的車牌號碼是多少,住在什麽地方。為了那50鎊,我得盡可能向警方多提供些東西才行。”


他們很快追上了那輛大轎車。它似乎開得很慢。

“波爾,別跟得太近,要是被他發現就全泡湯了。當心!他停車了。”

“波爾把車停在路邊一輛老掉牙的農場馬車後面,以免被那人看見。大轎車的門開了,那個男人鑽了出來,四下張望了一會兒,便向不遠處一幢半掩在樹後的舊的白房子走去。

“那是希爾頓莊園,是賴特福特家的房子!”波爾輕聲叫道,“可他們今年夏天全家都去希臘了。你該記得的,蒂克·賴特福特娶了位希臘姑娘。現在這房子是由一個園工在看著,可平常沒人住這兒。”


他又瞧了一眼報紙上的照片,然後下了車。

“聽著勞拉,你待在車上,我從那兒穿過去到房子側面,在那兒我能看見他而他卻看不見我,你一聽到我喊,就盡快把車開過來。”

說完波爾迅速地穿過了那片空地,就在這會兒,那人已經從前門那兒沿著墻根繞過來了。花房的門開著,那個家夥便走了進去。

波爾·卡森連片刻也沒有思考,甚至也沒有問什麽,就飛快地跑過去關上了花房的門,並從外面反鎖上。這兒沒有其他的門窗,那家夥是肯定跑不了。

顧不得和那家夥費口舌了,波爾趕緊跑回自己的車子,背後傳來那個男人憤怒的叫喊和拼命砸門的聲音。可那一切都是白費勁,那家夥很快就折騰不動了。

好容易到了警察局,波爾迫不及待地一頭撞了進去,一口氣把這一切全都告訴了值班的警官。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