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吃驚地望著他:“卡森先生,那個男人今天早上已經在波哥諾爾落網了。

他竟然想用作廢的支票買一副鑽石戒指。所以恐怕你是搞錯了,卡森先生。”

“你說什麽?!哦,我的上帝啊!你讓我對妹妹說什麽呢?你知道她多麽想要那五十鎊嗎?這一路上她一直在盤算該怎麽花這筆錢,到巴黎玩上一個星期,再買頂新帽子……等等,所有這些你知道嗎?”“我知道,知道,親愛的卡森先生,我妻子也這樣。”警官笑著打斷他,“可我們是在浪費時間。現在只有去把你關的那位先生放出來。”

“或許他也是個你們感興趣的家夥。”波爾還抱著最後的希望。

“或許吧,卡森先生。可如果不是,你會惹麻煩的。他會控告你非法監禁。”

“可他在希爾頓莊園幹什麽呢?賴特福特先生是我以前的同學,我不能看著他進去偷東西。”


此時勞拉正在屋外和一名記者說著些什麽,忽然看見波爾和一名警官走了出來。他向她招手,於是她便趕緊過去和他們一起鑽進了警車。那個記者也緊隨其後一起上了車。

當他們回到白房子的時候,看見園丁正站在路邊。他顯然很高興見到有人來。

“卡森先生,有個人在我的花房里。我不知道是誰把他關進去的,可我不敢開門,他的喊聲太可怕了。他要是再在那兒待下去,會把我的午飯全攪了的。”

他們來到花房門前,警官打開了門。一道陽光射進了黝暗的屋子,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一把椅子里看書。當他看見進來一名警官時,本能地跳了起來。

“這是什麽鬼地方?!”他狂怒地吼道,“我想找人給我的車弄點水。我按了門鈴可沒人答應,看到這個門開著,我就進來想找找看有沒有水,就被哪個家夥給關在這兒了。我敢肯定那一定是哪個小混蛋幹的!”他越說越激動,臉漲得通紅,”我要是抓住他,那他可就要倒霉了,先生!我非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不然,我就不是紐約來的愛華德·愛爾·金!”天晚了,波爾和勞拉心事重重地坐在壁爐旁。

“明天的報紙上會登些什麽呢?‘美國銀行家被關在黑屋子里’、‘音樂教師卡森說他像個竊賊’、‘一頭黑髮的妹妹告訴記者她想用那五十鎊去一趟巴黎’。


你幹嘛就不能閉上你的嘴!現在就等著所有的人來嘲笑我們吧。”

“我很抱歉,卡森。可你那麽肯定,那個記者又長得挺帥,我就不加考慮地回答了他的問題。”

“長得挺帥是吧?我親愛的妹妹,要是你不能——聽,好像有人在按鈴,我去看看。”

門外站著一位青春飯店的招待員。

“是卡森先生嗎?這封信是金先生讓我交給您的,他就住在我們飯店。請您在這兒簽個字吧,謝謝,晚安,卡森先生。”


波爾拿著信回到屋里,瞥了一眼勞拉:“那個美國人來的。麻煩來了,勞拉。

看來我們得請一位律師了。”

“可你連信的內容都還沒看過呢。”

波爾撕開信封抽出信紙,隨手就把信封丟進了壁爐,然後展開信紙念起來:“尊敬的卡森先生:我必須為您今天把我關起來而向您道謝。當時,我說了許多不禮貌的話,對此我表示十分抱歉。

我的祖先是一百年前才到美國去的。這次我來英國就是為了尋找我家的舊址。

我沒能找到,而您卻幫我實現了這個願望。


今天下午在花房里當我要您留下姓名地址的時候,您把它寫在一張從一本舊書里掉出來的紙上,等我回到飯店才發現那原來是一封信,一封寫於1867年的信,是我在紐約的祖先寫給希爾頓莊園的戴維·賴特福特先生的。我是被您關在自己的家里了!你難道不認為這是天底下再巧不過的事嗎?我真誠地希望您和令妹明天能和我共進晚
餐,至於那張五十鎊的支票,您盡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它花完。

你真誠的朋友愛華德·愛爾·金1964.8.15寫於青春飯店”“哦,天哪!”勞拉一下子跌坐在沙發上,“波爾!信封里有張支票,可你卻把它給燒了!”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