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春春,我是台南縣鹽水鎮人。不曉得你知不知道這個地方,黃朝琴的故鄉就是了,還有,蜂炮,很有名的。可是我家沒放過蜂炮,我們不是生意人,當然啦,要是我家不窮,現在我也不會在這裡。以前還在唸書的時候,每年我都跑到牛墟附近去看蜂炮,好嚇人啊──我是說,有錢人花錢很嚇人,我──,請你把錄音機擺旁邊一點好嗎?

你也許無法了解我看蜂炮時心裡想些什麼,國中高中六年,沒有一次是很高興的去註冊,總是為了錢。街上那些商店,放炮一次,真的夠我們全家吃半年,跟你講你不一定相信,我們很節儉。但是如今想起來,那時候的日子過得很充實,我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我很喜歡看文藝小說──,坦白說,你們這些當記者的,有時候連新聞都寫不通──,我曾經想要當作家,你大概不會笑我;我雖然是做、做「這一行」的,但是我確實很愛看書。

 

我會種田,田裡的工作我差不多都會做,可惜我們家只有一分半的田,很小。鄰居都誇我能幹,回想一下,很感慨,天天天剛亮就起床,餵雞鴨餵豬,煮飯打掃燒熱水,經常我也坐在灶前胡思亂想,我想很多,想自己的將來,想漂亮的衣服,想學校的男生……,想很多很多,只有母親的病和考大學這兩件事不敢太怎麼去想。不過,比起我現在,十八、九歲以前算是幸福的,人就是這樣矛盾,我現在很懷念以前在鄉下的生活,懷念到什麼程度,說不出來。好遙遠啊,才四、五年就覺得好遙遠好遙遠了。

其實,我這幾年來常常夢見以前的自己,好奇怪,我常夢見同一個夢──我騎腳踏車拚命的踩,有人在後面追我,丟衣服給我,然後突然看見弟弟妹妹出現在身旁,對我拋繩子,我伸手去接,繩子一下子圈成活結。套住我的手,我拖著繩子繼續踩腳踏車,喘個不停,我回頭看,弟弟妹妹一面跟著跑一面拉扯我,這時候,追我的人不見了,地上到處是花衣服,我很想撿起來,但不敢停腳,最後,我在一個很大的城市裡停住,街道上散布著鈔票金子,我脫掉上衣攤開來,抓起鈔票包成一包,拿給弟弟妹妹,他們接過手,卻指著我的身子大叫,我低頭一看,身上光光的,汗水還在流著,我一急,醒過來了。

 

幫我叫一份三明治好嗎? 

這家咖啡廳以前沒來過,有些跟我同行的女孩子──也許你知道?──她們在固定的一家咖啡廳等客人。我不願白拿你的鐘點費,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你們寫文章的也是賺辛苦錢呢。我和她們不一樣,方式不一樣,其實都是做那種事,台北。說實話,記者也未必算得出來有多少和我們一樣的女孩子,太多了,我只能告訴你太多了,多到你做夢也想不到,真的。上一次,你叫我出來,我沒答應你的要求談我自己,後來我想了很久,才決定把我的身世遭遇對你說,你看看這社會罷,我是個說話沒份量的人,而且,又有幾個人肯聽聽我們的話?你看來有三十歲了?你以前聽過我這種女孩子的自白嗎?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