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賓館「合作」,是朋友介紹的,在這以前,我白天在律師事務所上班,有一陣子晚上幫人家看小孩,那時候,跟一個我親戚的親戚合住公寓,女的,快三十歲了還在酒廊上班,她知道我家裡的情況,就毫不客氣的勸我走這條路。算一算,在事務所待了兩年多,那份工作是親戚的朋友幫我找到的──本來,我沒打算告訴你這段時間的事,我本來不想把自己的遭遇都說出來,……算了,我這種女孩子……好罷,再叫杯咖啡,我想停一停再說──

剛剛那首歌我很喜歡,蘇芮唱得真好,你看歌詞多好──這世界充滿太多聲音,聽不出那個是自己,我已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我其實可以去寫文章的,別以為我只是個賺那種錢的女孩子,算了,說這個做什麼。

 

進律師事務所,一個月七千元,那陣子剛到台北,心裡的夢想多得不得了,我經常到西門町去逛,但是從來捨不得花錢,錢要寄回家,我看到人家穿得那麼好、吃得那麼好,很羨慕,我看了十八年的青菜矮房子水稻土灶,也難保有時候會胡思亂想,說來很好笑,我經常想像自己穿一件長長的禮服,騎著馬──為什麼騎馬呢?我在家鄉看過一張電器行海報,一個女孩子騎在馬上,好美好美,很多男孩子手裡拿著各種電器爭著給她,我印象很深──,經過西門町,所有的人都看我一個人……後來我把想像中的馬換成白色轎車,還是所有的人都看我……。事實上,沒有人理我,除了那個介紹我去事務所的朋友,常初我很感激他──他常來看我──,他大概四十歲。做建築的──,他有一部很漂亮的白色轎車──

我承認有點虛榮心,我才多大年紀?可是,為了那麼一點點虛榮心,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我接受他──就是剛剛說的那個──的邀請,我逐漸擁有了一些小首飾、新衣服……最後我懷孕了。

 

很不懂事是罷?你不用說這一類的話,也不用問太多,反正他不認帳,給了我五千元,我拿掉肚子裡的東西。從此,我不太敢回南部,直到母親過世,為了她的後事,我標會、借錢,然後我父親病倒了,夜裡,我不斷的想著弟弟妹妹那種不知怎麼辦才好的表情,我終於聽了那個酒女的話──,當時的心情,我沒辦法講明白,只一直想,這輩子完了,真完了。酒女帶我去見賓館的人,一個胖胖的婦人瞧了我半天,說了一句好罷,我留下電話,她說明「工作」性質,我交出身分證──,前後不到二十分鐘,就這樣,一直到如今。

我家裡的人當然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按時寄錢回家.父親的病就是拖,用我賺的這種錢拖住,弟弟妹妹都唸書唸得不錯。有一次,我接完客,突然想要回家鄉,我搭夜車,進了家門,父親醒過來了,他跟我談起婚事,我一慌,撥掉了放在茶几上的提包,父親撿起散落的一樣東西,問我是什麼?我一看,是保險套,驚得差點暈倒,可是,說來你也許不信,我父親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第二天,我與弟弟妹妹聊天,弟弟才十八歲,他談起都市人的種種,竟然說什麼色情太氾濫、報紙的新聞天天都有報導,他口口聲聲妓女妓女,我強忍著淚,內心心既羞愧又無奈──妓女,是的,我是,我怎麼說呢?我很髒,男人出錢就行──,我躲到廚房去,望著好久不用的土灶,土灶上有熱水瓶,有電鍋,有很多以前買不起的新東西,我不禁痛哭出聲,我只是一根燒水的木柴罷了,我只是老土灶裡的木柴,燒熱了水,供人洗澡,到頭來成了一堆灰──。我回憶當年的自己,也是在灶前,短短幾年,一個鄉下女孩變作一個妓女,而當年老是纏著要我洗頭的弟弟,如今說話句句像刀子那麼銳利……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