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孩童們之間的這種恃強淩弱,令人想起那部德國影片《浪潮》(2008)。其中那個綽號叫做“軟腳蝦”的男孩,也被他的同學們欺負得擡不起頭來,後來在極權主義試驗中找到了歸宿。上世紀80年代有一部蘇聯影片《醜八怪》(又譯《稻草人》,1986),也將孩子之間的險惡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她)並非人們想像得那樣純潔無瑕。成年人力圖加以掩飾的惡行惡習,在孩童那里暴露得一覽無餘。

安東的小兒子大約兩三歲,在兒童遊樂場與一起玩的孩子發生爭執,這本來是常事。但是那孩子壯碩的家長走過來,不由分說在安東的臉上連扇幾次:“不要碰我的孩子。”這之後他也沒有心滿意足地離去,接著將氣撒到自己的小家夥頭上。他暴躁的身體中埋藏著太多的戾氣,恨不得將整個世界都當做他的出氣筒。


這就是我所說的“瑣碎之惡”。它是一種沒有根基、沒有必要的惡,以一種瑣瑣碎碎的方式,遍佈和侵蝕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他不能將生命作為一個整體來對待,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與他人的生命是聯系在一起的,也不知道眼前的狀況與未來的狀況是不可分割的。傷及他人便是傷及自己,傷及眼前也是傷及未來。某種情況像那個寓言里所說的,洪水中青蛙馱蠍子過河,蠍子也認為不能將青蛙蜇死,那樣它自己也就活不成了。但是到了湍湍激流的中途,蠍子還是蜇了青蛙,雙雙沈入水中。青蛙臨死前發問:“為什麽要蜇我?”蠍子回答:“因為我控制不住。”

在這樣一種攻擊行為的底部,蹲伏著虛無主義的種子。這個人自己從來沒有被恰當地對待過,沒有生命被尊重被珍視的體驗,他因此也不知道尊重別人,感受不到他人的生命與自己的生命一樣,是同等重要的,不可抹殺的。當他覺得自己一文不名的時候,他也會覺得別人一錢不值。他被忽視得太久,他的怨氣不知不覺地在生長,直到將自己長為一根尖銳的刺。只有在刺痛別人時,他才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價值”。他與周圍人的關係,便建立在這種不停地互相攻擊和某種“戰爭”狀態之中。他習慣生活在一種密不透風的狀態,既沒有感受力也沒有透視力,無暇顧及自己行為的後果。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