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荒原》三、火誡(上)

三、火誡


河上樹木搭成的蓬帳已破壞:樹葉留下的最後手指

想抓住什麽,又沈落到潮濕的岸邊去了。那風

吹過棕黃色的大地,沒人聽見。仙女們已經走了。

可愛的泰晤士,輕輕地流,等我唱完了歌。

河上不再有空瓶子,加肉麵包的薄紙,

綢手帕,硬的紙皮匣子,香煙頭

或其他夏夜的證據。仙女們已經走了。

還有她們的朋友,最後幾個城里老板們的後代;

走了,也沒有留下地址。

在萊芒湖畔我坐下來飲泣……

可愛的泰晤士,輕輕地流,等我唱完了歌。

可愛的泰晤士,輕輕地流,我說話的聲音

不會大,也不會多。

可是在我身後的冷風里我聽見

白骨碰白骨的聲音,慝笑從耳旁傳開去。

一頭老鼠輕輕穿過草地

在岸上拖著它那粘濕的肚皮

而我卻在某個冬夜,在一家煤氣廠背後

在死水里垂釣

想到國王我那兄弟的沈舟

又想到在他之前的國王,我父親的死亡。

白身軀赤裸裸地在低濕的地上,

白骨被拋在一個矮小而乾燥的閣樓上,

只有老鼠腳在那里踢來踢去,年復一年。

但是在我背後我時常聽見

喇叭和汽車的聲音,將在

春天里,把薛維尼送到博爾特太太那里。

啊月亮照在博爾特太太

和她女兒身上是亮的

她們在蘇打水里洗腳

啊這些孩子們的聲音,在教堂里歌唱!


吱吱吱

唧唧唧唧唧唧

受到這樣的強暴。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