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紀德《帕呂德》(1)第一節

于貝爾


星期二

將近五點鐘,天氣涼下來。我關上窗戶,又開始寫作。

六點鐘,我的摯友于貝爾進屋,他是從跑馬場來的。

他問道:“咦!你在工作?”

我答道:“我在寫《帕呂德》。”


“《帕呂德》是什麼?”

“一本書

“寫給我的?”

“不是。”

“太深奧?……’

“很無聊。”

“那你寫它幹什麼?”

“我不寫誰會寫呢?”

“又是懺悔?”

“幾乎算不上。”

“那是什麼呀?”

“坐下說吧。”


等他坐下來,我便說道:

“我在維吉爾作品中看到兩句詩:

 

Etti bimag nasatis quam vis lapi somnia nudus;

Limo so quepalu sob ducat Pascua junco.

“我這樣翻譯:‘這是一個牧人對另一個牧人講話;他對那人說,他的田地固然處處是石塊和沼澤,但是對他來說相當好了,他很高興就知足了。’——一個人不能置換田地的時候,這樣想就最明智了,你說呢?”

于貝爾什麼也沒有說。

我接著說道:“《帕呂德》主要是講一個不能旅行的人的故事……在維吉爾的作品中,他叫蒂提爾;《帕呂德》這個故事,講的是一個人擁有蒂提爾的那片土地,非但不設法脫離,反而安之若素,就是這樣……我來敘述:頭一天,他看到自己挺滿意,想一想該幹點兒什麼呢?第二天,他望見一條帆船駛過,早晨打了四隻海番鴨或者野鴨,傍晚點著不太旺的荊柴火,煮了兩只吃掉。第三天,他找點兒營生幹,用高大的蘆葦蓋了一間茅屋。第四天,他吃了剩下的兩只海番鴨。第五天,他折掉茅屋,巧思構想一間更為精致的房子。第六天……”


“夠了,”于貝爾說道,“我明白了;親愛的朋友,這書你可以寫。”說罷便走了。


戶外夜色彌漫。我整理一下書稿,沒有吃晚飯就出了門;約摸八點鐘,我來到安棋爾的家中。

安棋爾剛吃完幾個水果,還沒有離開餐桌。我到她的身旁坐下,動手替她剝個橙子。有人送來果醬,等到又剩下我們兩個人,安棋爾拿起一片面包,一邊替我抹果醬黃油,一邊問道:


“您今天做什麼啦?”

我想不起做了什麼事,便回答:“什麼也沒做。”這樣回答未免冒失,怕人家心理上承受不了,隨即又想到于貝爾的來訪,便高聲說道:

“我的摯友于貝爾六點鐘來看過我。”


①拉丁文。意思是作者隨後的翻譯。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