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孔子的話譯成現在的話就是:“一句話便可以把國家興盛起來,不會有這樣簡單的事;但說個‘差不多’罷!曾有人說過,‘做君上難;做臣下也不容易。’如果一個國君知道做君上的難,那麽不是一句話就差不多可以把國家興盛起來麽?”)定公又問:“一言而喪邦,有諸?”孔子答覆道:“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孔子的話譯成現代的話就是:“一句話把一個國家亡掉,不會有這樣簡單的事;但說個‘差不多’罷!曾有人說過,‘我不喜歡做一個國君;做一個國君只有一件事是可喜歡的,那就是:我的話沒有人敢違抗。’如果他所說的是好話而沒有人敢違抗,那豈不是很好的事!如果他所說的不是好話而沒有人敢違抗,那麽,豈不是一句話便差不多會把一個國家亡掉了麽!”)我們從孔子和魯定公這段對話來看,知道《論語》里面,用了相當完備的虛字。用了完備的虛字,就能夠把孔子循循善誘的神氣和不亢不卑的態度都表現出來了。像這樣一部真正純粹的白話言行錄,實在是值得宣傳,值得仿效的。很可惜的,二千五百年來,沒有能繼續這個言行錄的傳統。不過單就《論語》來說,我們也可知道,好的傳記文字,就是用白話把一言一行老老實實寫下來的。諸位如果讀經,應該把《論語》當做一部開山的傳記讀。

我們若從語言文字發展的歷史來看,更可以知道《論語》是一部了不得的書。它是二千五百年來,第一部用當時白話所寫的生動的言行錄。從《論語》以後,我們歷史上使人崇拜的大人物的言行,用白話文記錄下來的,也有不少。比方昨天我們講禪宗問題時,提到的許多禪宗和尚留下來的語錄,都是用白話寫的。這些大和尚的人格、思想,在當時都是了不得的。他有膽量把他的革命思想——守舊的人認為危險的思想說出來,做出來,為當時許多人所佩服。他的徒弟們把他所做的記下來。如果用古文記,就記不到那樣的親切,那樣的不失說話時的神氣。所以不知不覺便替白話文學、白話散文開了一個新天地。尤其是湖南“德山”和尚和河北“靈濟”和尚的語錄,可以說都是用最通俗的話寫成的。現在我不必引證他們的語錄,但是從那記言記行的文字中,可以知道,這些大和尚的語錄,的確留下了一批傳記的材料。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