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本彌治右衛門是越前國【註】的地方官,在他去世後,其下屬串通起來,企圖蒙蔽他的親屬,侵吞遺產。

他們以野本負債累累,需要清償為藉口,將上司所有的金錢、貴重物品、傢俱等,全部巧取豪奪進了自己的荷包裡。然後偽造了一份呈報,污蔑野本早已資不抵債,財產悉數變賣後,尚不足以還債。
 

這份偽造的呈報,寄達到越前守護手中後,守護大為震怒,頒佈了一道放逐令,要將野本的遺孀和子女盡皆逐離越前國。野本一族由此受到拖累,在家主死後,跟著蒙受了不白之冤。

 

但是,當放逐令由傳令官送到野本的遺孀面前時,一件意料之外的怪事發生了。屋裡的一個侍女,突然間全身戰慄,像著了魔似的,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一陣癲狂的痙攣過後,她立直身子,朝著傳令官,以及那些合謀侵奪財產的下屬,大聲說道: 

「現在,大家都仔細聽著:我此刻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是這個侍女說的,而是我──野本彌治右衛門──從黃泉歸來的受屈者所說的!那些辜負我信賴的人,使我義憤填膺,我必須回來,拆穿他們的陰謀……

 

「你們這些寡廉鮮恥、忘恩負義之徒!難道忘記了我生前的恩惠嗎?竟然如此侵沒我的財產、敗壞我的名譽?……現在,就在這兒,將我的公事賬簿和房契,都交給這位官爺,讓他轉呈監察官大人,細細核查一下,看看真相到底如何吧!」 

侍女忽然說出如此一段話,令在場的人全都大吃一驚。她的聲音、她的舉止,與野本簡直一模一樣。那些做了虧心事的下屬們聞言,更是面色蒼白,驚惶不安。

 

來傳令的官員見此異事,心知其中必有隱情,便迅速地將侍女面前的帳簿盡數封存,然後將侍女一起帶回交給監察官,著手清查帳目。侍女準確無誤地核對帳目、計算總額、更正錯誤的賬務記錄,並將造假賬的地方一一標出。她的筆跡,竟然跟野本彌治右衛門的筆跡完全相同。 

重新審核的帳目結果,證明了野本不但沒有任何負債,而且在死前,還為地方財庫盈餘了一筆公帑。他的下屬串謀誣陷的罪行,至此已然昭彰大白。

 

清查完帳目後,侍女以野本彌治右衛門的口吻說道: 

「諸事俱畢,我可以回去了。這借來的身子,也該還了。」

 

說完,侍女躺倒在地,不一會兒就昏沉睡去。整整兩天兩夜,她都像死人似的沉睡著。 

(傳言當人體被附身後,一旦附身的鬼魂離開,被附身者會疲憊不堪,如中夢魘)。 

侍女再度醒來時,聲音舉止都已恢復如常,但卻怎麼也想不起被野本附身的事情了。

 

「死靈伸冤」的奇事很快就上報到了越前守護那兒,守護不僅撤銷了放逐令,還賞賜給野本一族數目可觀的撫恤金,之後又追封野本彌治右衛門各種榮譽頭銜。 

從此以後的許多年裡,野本一族都得到朝廷的恩寵,子孫繁衍昌榮。而那些有罪的下屬們,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註】 越前國,屬北陸道,又稱越州,在今福井縣東北部。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