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園城記》名列 世紀百強 第 75。是師陀歷時八年創作的代表作,風格特異,尤其是作品的語言,可謂匠心獨具。書中以一系列描寫人物的篇目反映了20世紀初期到抗日戰爭前期日益雕敝的中國封建鄉村小城的生活場景,其基調滯重哀痛,沈郁復雜,帶有濃重的鄉土情結。在這個表面看似和諧寧靜實質沒落封閉的小城中,讀者看見了“那個黑暗、痛苦、絕望、該詛咒的舊社會”。 《果園城》

 

這個城叫“果園城”,一個假想的中亞細亞式的名字,一切這種中國小城的代表。現在且讓我講講關於它的事吧。我是剛剛從車站上來,在我腦子里還清楚的留著那個熱情的,有滿腹牢騷,因此又總是喋喋不休的老人的面貌。 

“你到哪里?”當火車長長的叫起來的時候,他這樣問我。 

我到哪里嗎?他這一問,喚醒了我童年的記憶,從旅途的疲倦中,從乘客的吵鬧中,從我的煩悶中喚醒了我。我無目的的向窗外望著。這正是陽光照耀的下午,越過無際的蒼黃色平野,遠山宛如水彩畫的墨影,應著車聲在慢慢移動。

 

“到果園城。”我答應著,於是就走下火車,走下車站來了。

 

現在你已經明白,在半小時之前我還沒有想到我會在這里停留;我只是從這里經過,只是借了偶然的機緣,帶著對於童年的留戀之情來的。我有幾天空閑時間,使我變更了事前準備好直達西安的計劃。 

果園城,聽起來是個多麽動人的名字,可又是個有多少痛苦的地方啊!在這里住著我的一家親戚。可憐的孟林太太,她永遠穿著沒有鑲滾的深顏色的衣服,喜歡低聲說話,用僅僅能夠聽見的聲音;而這些習慣,就在她身上增加了神秘色彩。

 

“噓!”她做一個手勢,仿佛隔壁正有人在咽氣似的。“別邪邪許許的……” 

於是她解說孟林先生的為人。 

關於孟林先生我知道的很少;我只知道他是嚴厲的人,曾在這里做過小官,待孟林太太極殘酷,因為她沒有生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後來他便因為這個緣故拋棄了她。現在你知道這個女人的悲慘命運了。當我小的時候,我父親每年帶我來給他們拜年;後來我入了學校,父親老了,我仍舊奉命獨自來看他們。他們家里沒有男人,我到了之後,又奉著孟林太太的命令,去看和他們有來往的本城的人家。

 

然而我多少年沒有來過了呀!自從父親死後,已經三年,五年,七年──唉,整整的七年! 

我在河岸上走著,從車站上下來的時候我沒有雇牲口,我要用腳踩一踩這里的土地,我懷想著的,先前我曾經走過無數次的土地。我慢慢的爬上河岸,在長著柳樹以及下面生著鴨跖草蒺黎和蒿薊的河岸上,我遇見一個腳夫。我閃開路讓他過去;他向我瞟了一眼,看出我沒有招顧他的意思,趕著驢子匆匆的跑過去了。他是到車站上去接生意的,他恐怕誤事,在追趕他已經錯過了的時間。你怎樣看這種畜牲?它們老是很瘦,活著不值三十塊錢,死了不過兩塊。但是應該贊美它們,贊美這些“長耳公”們,它們拉磨、耕田、搬運東西,試想想一匹驢子能替人做多少活呀!

 

現在他們正到車站上去。在車站上,偶然會下來在外面作客的果園城人,或一個官員的親戚──他是來找差事的,打秋風的,刮果園城的厚地皮的,再不然,單為了遊覽散心看風光來的。 

我緩緩向前,這里的一切全對我懷著情意。久違了啊!曾經走過無數人的這河岸上的泥土,曾經被一代又一代人的腳踩過,在我的腳下嘆息似的沙沙的發出響聲,一草一木全現出笑容向我點頭。你也許要說,所有的泥土都走過一代又一代的人;而這里的黃中微微閃著金星的泥土對於我卻大不相同,這里的每一粒沙都留著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我的生命。你曾看見晨曦照著靜寂的河上的景象嗎?你曾看見夕陽照著古城野林的景象嗎?你曾看見被照得嫣紅的帆在慢慢移動著的景象嗎?那些以船為家的人,他們沿河順流而下,一天,一月……他們直航入大海。春天過去了,夏天過去了,秋天也過去了,他們從海上帶來像龍女這樣動人的故事,水怪的故事,珍寶的故事。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