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有關《文學江湖》的問答 ——《文學江湖》代序(1)

敬答“九九讀書會”諸位文友 


你的第四卷回憶錄一度打算名叫《文學紅塵》,最後改成《文學江湖》,通常書名都有作者的寓意,《文學江湖》是什麽意思? 


我覺得文學也是紅塵的一個樣相,所以我記述所見所聞所思所為,取名《文學紅塵》。後來知道這個書名早被好幾位作家用過,就放棄了。 

“紅塵”是今日的觀照,“江湖”是當日的情景,依我個人感受,文學在江湖之中。文學也是一個小江湖,缺少典雅高貴,沒有名山象牙塔,處處“身不由己”,而且危機四伏,我每次讀到杜甫的“水深江湖闊,無使蛟龍得”,至今猶有餘悸。 


你把自己的歷史分割成四大段,每段一本,這個佈局是“橫斷”的,可是每一時段的歷史經驗又記述始末,采取縱貫的寫法,為什麽采取這樣的結構? 


這個結構是自然形成的,大時代三次割斷我的生活史,每一時段內我都換了環境,換了想法,換了身份,甚或換了名字,一切重新開始。“大限”一到,一切又戛然而止。舉個例子來說,我小時候交往的朋友,到十八歲不再見面(抗戰流亡),十八歲以後交的朋友,到二十一歲斷了聯系(內戰流徙),二十一歲交的朋友,到五十二歲又大半緣盡了(移民出國),所以“我只有新朋友,沒有老朋友”,這是我的不幸。 

當然我也知道藕斷絲連,但細若遊絲,怎載得動許多因果流轉,既然“四世為人”,我的回憶錄分成四個段落,寫起來也是節省篇幅的一個辦法。

 


你把十八歲以前的家庭生活寫了一本《昨天的云》,你把流亡學生的生活寫了一本《怒目少年》,你把內戰的遭遇寫了一本《關山奪路》,你在臺灣生活了三十年,青壯時期都在臺灣度過,這段歲月經驗豐富,閱歷複雜,為什麽也只寫一本?材料怎樣取捨?重心如何安排? 


確實很費躊躇。我的素材一定得經放大和照明,我也只能再寫一本,篇幅要和前三本相近,這兩個前提似乎衝突,最後我決定只寫文學生活,家庭、職業、交遊、宗教信仰都忍痛割愛了吧,所以這本書的名字叫做《文學江湖》。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