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不欲教人仰首看》音樂指揮

聽他與上一回聽那位德籍的指揮,最先的印象幾乎完全相反。上一回聽後者,指揮是那麼熨貼、從容不迫,每一個音符都好像經過他撫摸,那麼準確地傳遞過來,綿密但是從容,由頭到尾保持了極好的風度。這一回聽他,這位居住在外國的中國指揮,卻很不同了。起先,就外貌看,也許會叫人感到意外。他的姿勢,即不輕靈瀟灑也不從容,是笨拙、怪異,叫人感到不習惯,甚至激怒人的。但一曲〈狂歡節序曲〉下來,你感到他投入時是如此不同,可以感到他的狂歡與激情,看到一種與眾不同的素質。

從他身上,我們或許可以看見另一種藝術家。他們的外表,一看之下,不會跟人們習慣所謂藝術家的瀟灑連在一起。然後他們開始表現自己了,他們的舉動那麼笨拙,高高舉起雙手,好像要抓住一點甚麼,他們全身都震動了,並不能冷靜地站過一旁,反而像是在極端的寒冷中顫抖或是在極度炎熱中冒汗。他們伸出手去,竭力要抓住那提琴的低訴,號角的尖鳴,他們沒有時間理會自己在別人眼中看來像甚麼,他們放棄了端好衣角和攏齊頭髮,他們甚至不顧風度。你可以想像他們神經質地衝過去要跟音樂抱個滿懷,即使那兒是泥漿或池沼也在所不計,從沒想到要提起褲管。他們的姿勢激怒你,叫你覺得他不討人歡喜,他不優雅也不完美,但是,不理會人們的冷眼,他們開始跳躍,開始擁抱,開始悲哀,然後,呵,在臉上,綻出那麼溫柔的微笑,呀,是了,在那裏了,那一樣事物,那一種感覺……手帶著依依不捨的擁抱,緩緩地放鬆。你感到一切不同。那真正的沉迷很容易被輕狂所冒充,我們是在說,那種虛假的,藝術家的狂態嗎?不,絕不,這人並不狂。音樂完後,他帶著個老好人的微笑,謙虛的站在那兒,你甚至可以說他的手腳不曉得擱到那裏去。是在音樂中,他整個人跳進去,他死命地從溺人的麻木中划出來,不顧游得好看不好看,他把整個人全投入去,結果獲得了最後的勝利。他不像每一個人,但你到頭來會高興確有這類人存在的。(一九七七年五月)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