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研哉·世界各大酒店寄來的信紙

因為某個設計,我需要收集世界一流酒店的Letterhead。

所謂Letterhead,其實就是信頭。寫信的時候,信紙最上面的部分被稱之為Letterhead。在歐美國家,有著通過書信進行高雅交往的習俗,為此而精心設計了印有徽章或象征性符號的信頭。

不論是誰,在歐洲旅行的時候,都會被入住酒店的文具用品所吸引吧。雖說並非多麽華麗的東西,但信頭之中隱含的情趣會給人帶來優雅的感覺。

信頭代表著一種禮節規範和社會信用,有時能起到信件的內容起不到的作用。

國外寄來的郵件中,從信箋的手感到印刷字體的排版,都能讓人感覺到其細膩的用心。在日本,信頭也逐漸滲入到日常生活中,不用說企業和酒店,個人也開始制作專屬的信頭了。我常常想,對這種現象應該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這個時期,我參加了竹尾紙業主辦的“世界紙張展”的籌備工作,於是,我在設計方案中加入了收集酒店信頭這個項目。

既然制訂了這個計劃,就必須著手收集酒店的信頭。那就由我去世界各地旅行,入住世界一流酒店收集信頭好了,順便把住宿的感受也一起寫入報告裏吧—不用說,這種悠閑的提議被付之一笑。

但是無論如何得先收集信頭。

策劃這種工作,且不談制訂計劃,最主要的是能夠落實這項計劃的高效執行能力,這也是我每次都要花費精力的地方。

不論是請各城市的熟人幫助收集,還是尋找收藏家,各種方法我都考慮過,卻沒有特別行之有效的方法。最後,我還是采取了直接請求的方式,向各個酒店寄送請求信。

寫信請求巴黎Rite酒店、倫敦SAVOY酒店、羅馬Excelsior酒店以及摩納哥HoteldeParis酒店等傑出的老牌酒店免費寄來信頭,顯得頗有點兒自私。為寫這些信,我著實費了一番腦筋。

首先,寄給各酒店的請求信的信頭非常關鍵。既然是為了紙文化展覽會而發出的委托,就不能使用那些毫無新意的信頭。幸好手頭還存有為前年“世界紙張展”而設計的信紙樣品。

當時選用的信紙是從洛杉磯Gilbert公司訂購的,上面印有“世界紙張展”的水印徽標,這批信箋現在應該還躺在倉庫裏。信箋上面的信頭是“世界紙張展”的簡寫—TPW的篆刻字體,像印章一樣地排列,並用紅色油墨印刷,讓人一眼看去就能感受到東方氣息。正好我手邊還有當時設計的版樣。

我決定將這個版樣重新印刷,作為這次請求信的信頭使用。沒想到,曾經作為展示品的試用信頭,被用在了“請寄給我信頭吧”這樣的請求信裏面,真可以說是一石二鳥啊。

我使用這個信頭,向世界各國的約80家酒店寄去了請求信。外文書寫的打印排版也經過了仔細斟酌,簡直都快神經過敏了,這項工作到11月才全部完成。過了不久,陸陸續續收到了各酒店附著聖誕節賀卡的回信。

我長舒了一口氣,迫不及待地打開這些信封。

收到的信箋都出乎意料的淡雅而素樸,但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大部分信頭在符號或徽章的部分,都有著凹凸不平的浮雕壓花工藝,或印刷時大量使用的油墨、或文字部分的雕版處理等等看似不經意的加工,使人在觸摸它的時候有一種特別的手感,淡雅之中又不失對細微之處的雕琢。

特別是在紙上印出精致凹凸感的壓花工藝,是歐洲人擅長的技術。在細致雕刻出凸起花紋和凹陷花紋的金屬板中放入紙張進行壓模制作,這種工藝的精密度讓我大為贊嘆。也只有歐洲人才能將這種貴族文化遺產完好地保存下來。

所有的回信都認真附了幾句話,並簽上了寫信人的姓名。

最讓我感動的是,比起一張只有信頭的空白信紙,印有詞語的信紙更加讓人感受到優雅和完整。文字的排列也非常優美,而最後的手寫簽名,就仿佛是用“呲—”的一聲來完美地結束書信。

原來如此。信頭雖然非常重要,但是文字打印排版的美感也不可缺少。總之,書信的格式是不可或缺的。

寄信雖然費了不少工夫,但是能夠欣賞到歐美書信文化中最精華的部分,使我感受到了無窮的樂趣,所以我每天都期盼著回信的到來。

Views: 10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