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傑群: 非遺手藝新坐標(上)

時間和藝術的關係,可謂緊密而微妙。傳統非遺手工藝在原先社會價值體系中的坐標,已然隨時間發生巨大改變,甚至有些不復存在。幫助傳統手工藝在新時代的美學、文化與價值體系中找到新坐標、新定位,是傳統手工藝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環節。

除了保護、恢復,非遺手工藝還能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日前,751國際設計節的《非遺手藝可持續發展之路》論壇在京舉行,探討了非遺手工藝如何在社會文化體系中重新定位,以及新的價值感。

非遺2.0時代,探索保護工作之外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我覺得非遺的路是一條景色很美,也非常窄的路,雖然走了10年,我總擔心一不小心就會走散。」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理事、女性幸福基金發起人鄧立,分享了自己從事非遺文化保護、傳承工作的經歷。

2011年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成立了女性幸福基金,鄧立希望通過全社會的力量幫助少數民族地區的婦女傳承本民族的手工藝,同時增加她們的收入,提高她們的社會地位。

「那時候,我們主要的工作是聚焦瀕臨失傳的傳統手藝,基金成立11年,幫助了貴州17個村寨,幾千名的苗族、侗族和水族婦女,涉及了11種繡種。」

鄧立將這個階段的工作稱為「1.0時代」,這一時期給予了她很多思考,比如,非遺文化原本的社會價值與人文符號逐漸淡出本民族現在的發展需求,外在的保護與保存介入成為必然;非遺手藝的審美價值和工藝價值依然可以跨越時間,來到我們今天的生活,並有機會走向未來。

鄧立說,她希望當地的手工藝者有發展,但也應有自我的堅持。

她舉了一個例子,有一次在山里吃完晚飯,坐在火塘邊和大家聊天,看到女主人拿著手機一直在對著微信語音唱歌,笑得特別開心。鄧立問她在做什麼?女主人說,她們有一個幾百人的對歌群,每天晚上在群里對歌,還是即時的一對一的對唱,字數、韻腳、意頭……要全部合拍才算贏。一直到晚上10點多,女主人特別心滿意足地站起來,告訴鄧立,贏了。

「每天晚上她們都在這樣的對歌群里,進行即時的創作,有點像年輕人的Freestyle Battle。中國幾千年前的風、雅、頌,國風就是這樣被傳唱記錄下來的,所以她們的生活有非常高雅的一面,也希望這些文化能夠保存下來,傳遞給下一代。」

走過10年,進入非遺文化傳承「2.0時代」,鄧立意識到,可持續發展成為必須面對的問題。

她提到,除了手藝技能,社交平臺的運用、對外聯絡和自我宣傳的能力等也成為重要的培訓內容。「以村寨為單位,我們鼓勵她們建立刺繡小組,發揮各自所長,為可持續發展做準備」。

2.0時代,鄧立希望通過非遺文化IP的建設,以時尚文化與商業的力量探索非遺藝術、生活方式在保護工作之外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喚醒年輕一代傳承人的創造力和文化本能

甘小芝是國家級非遺項目苗族織錦技藝的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她8歲就開始學習苗族織錦刺繡,2009年成立工坊,一直做到現在。

為了讓珍貴的苗族織錦技藝長存,甘小芝不僅自己致力於傳承傳統技藝,同時堅持培養傳承人,帶動當地婦女致富。近幾年,她通過短視頻平臺分享織錦技藝相關知識,走紅網絡,讓很多年輕人看見並愛上苗族織錦。

在論壇上,甘小芝用視頻連線的方式為觀眾展示了工作坊現場情況。她耐心演示了傳統手藝,以及她們正在嘗試的新材料、新做法。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