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齊《維柯的哲學》第三章《新科學》的內在結構 4

有些頭腦固執己見、大加質疑,急於指出微不足道的矛盾,對每一個陳述所需的證據不聞不問,樂此不疲於揮舞進退維谷之鉗,肢解一位不幸的偉人。對於他們來說,維柯的著作像其他同類著作一樣,是一個難以理解的東西,充其量,它將為他們提供一個他們認為可以「反駁」的題目:這是一個輕而易舉的、與生俱來的任務,然而這也是一個很難取得成功的任務,因為他們推翻的這個人劫後復出,比以前更有生命力。

還有另一種類型的思想,它首次言及維柯《新科學》的核心,首次看到了真理之光,它放開了自身的全部欲望,放棄了自己的信仰,充滿激情地耕耘思想的荒原。它對缺陷充耳不聞,無視一切艱難險阻,而或困難立即隨之消失,缺陷很容易地找到了辯護,當這種思想被訴諸文字之時,作品假裝為自己辯護。


我們擔心,這種思想會把《新科學》變成一個人人易懂的東西。毫無疑問,如果這兩種態度是唯一的選擇,如果沒有第三種選擇被開啟,那就只能選擇受人青睞的缺陷,而不是那些冷若冰霜的漠不相關之物了;過度的信仰,可通過真理的一兩個方面來豐富我們,而缺乏信仰則永遠不能使我們去實現它。

然而,第三種態度也是有可能的,並且批評家們對此負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這種觀點從不偏離真理之光,也不隱匿陰暗面,它越過陰暗面而取其精神,然而並不放過陰暗面,總是時時返回到它之中,永遠致力於扮演一位自由但不虛妄的解釋者,一個熱情但不盲目的忠實傾心者。


以上所提出的兩點,即模糊的傾向和對傾向的混淆,是維柯才智中不可缺少的優勢和弱點,都給我們提供了一種解釋的一般準則,即這樣一種準則:我們通過層層分析,把他的純粹哲學從經驗主義和歷史中分離出來,維柯把哲學和歷史混雜在了一起,歷史中包含著哲學;另一方面,把歷史從經驗主義中分離出來,在這個過程中,觀察混合的前因後果。

看似無用的雜質不能被當作不存在的東西,就如同礦渣與自然狀態的金子連在一起一樣,但是它也不應該阻礙我們認識和提取真金。換句話說,離開隱喻,歷史必然還是歷史,如果沒有智力的引領,它豈能成為真正的歷史。


哲學與語文學的關係缺乏明晰性,對語文學成為科學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進行區分又未獲成功,這就造成在《新科學》里到處是含糊不清、晦暗不明的結果。《新科學》的名稱是指維柯在1720年至1730年之間所做的全部的研究工作和理論創建,它們在維柯最重要的三部著作:《普遍法律的唯一原則和唯一目的》和第一、第二版《新科學》中得到了詳細的闡述,在第二版《新科學》中維柯的思想獲得了最成熟的、充分發展了的形式,這是最有參考價值的。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