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后望書》黑戈壁,紅戈壁

女老板給我們沏了杯水。她說,有人說,這里氣候二三十年來的變化,與西邊的衛星基地有關,與羅布泊的核試驗有關。我說,不會吧。羅布泊的核試驗早停了。她說,酒泉的基地還在發射呀。前些年有人在戈壁上撿到過金屬的東西,說是火箭的殘片。他們說,一發射火箭,高空大氣的流向就改變了,還有不乾旱的?近幾年來,旱得特別厲害。 

這里人來人往的,小旅店也可算是個消息總匯。這個問題太“科學”。我回答不上。

 

我走出小旅店,在幾十米長的土路上漫無目的地走走。一眼望去,到處是斷墻殘壁的現代廢墟,這是拖家帶口遠遁異鄉之後,人去屋空,到處是無可奈何的沒落與頹敗。有幾間房屋殘破得厲害,只留下了幾根剌向青天的磚柱。 

走不多遠,果然看到了關了門的郵政所,熟悉的墨綠色已開始剝落。一截土墻,墻頭露出一排整整齊齊的楊樹,全是枯死了的乾枝,在藍天的映襯下格外剌目。楊樹大約是過去郵電所職工栽的罷。這里種樹也靠澆水,沒人呵護,人走樹死。在修車小鋪子的門口,有個光屁股的孩子在土堆上爬。夕陽把孩子的胴體照得明晃晃的,像個金屬做的娃娃。我心里湧上異樣的淒惶。

 

接著的路途更加荒涼。幾十里、上百里,全是黑戈壁、紅戈壁,毫無生氣。我到過很多地方,從青藏高原到地球的最南端——南極大陸。我要說,20多萬平方公里的阿拉善高原的大片寸草不長的土地,與它們相比,絕對不會更有生機。沙漠、礫石灘、無水的古河床、風化嚴重的山脊……

邊界那邊是外蒙古的戈壁省,渺無人跡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戈壁灘,就足以讓偷渡者卻步。阿拉善人自豪地說,邊境口岸開放後,外蒙古常有人過來,他們省長坐的車都沒我們旗長、局長坐的車好,我們差的也有北京吉普,好一點的有日本三菱越野,他們呢?還是蘇聯的老舊吉普。都是蒙古人,可見外蒙古並沒有多少吸引力。

 

中國只有生態移民,沒有生態難民。 

生態移民是由政府組織資助的。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由於生態環境惡化,阿拉善高原上居民不斷逃離家園,遠走他鄉,已是個不爭的事實。如果邊境上沒有了居民,沒有了村鎮,有了好車又有何用。

 

這一夜,我們宿在邊防部隊軍營里。這里離外蒙古只有幾十里。

 

邊界,這使我意識一個區域的極限。歷史上,北方遊牧民族是不斷遷徙的。阿拉善和被稱為漠北的外蒙古是連成一片。土地從來不屬於某一個民族或部落,馬蹄下,逐水草。向南,便是河西走廊,那里是農耕地區,遊牧民族南下,肯定要發生戰爭。但可以向北、向西遷徙。向北,直到唐努烏梁海和貝加爾湖流域。蒙古土爾扈特,以及和碩特、杜爾伯特部落的一部份,就曾奔至里海以北伏爾加河下遊草原遊牧。而現在,遠距離的遷徙幾乎不可能了。蒙古已成了另一個國度。中亞也國家林立。國界成了他們生活的邊界,成了無情的限定。村鎮的漢人可以另謀職業,開飯館旅店在其他地方也有活路,可牧人呢?他們將遊牧何方?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