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叫醒我的,是對面窗口籠中

那一對白色的斑鳩;

黃昏時,從臨街的那間小門診裏,

常常會飄出煎熬中草藥的苦香。

 

隔壁有個孩子,每逢周末

都會練習鋼琴,開始磕磕絆絆,

現在已能流暢地彈奏《長江之歌》。

小區裏孩子那麽多,

我至今不知道,她是哪一個。

 

 

從外面歸來,在一家的窗子下,

我總會停留片刻,有只小貓

喜歡蹲坐在那裏,

瞪著憂郁的眼睛朝外張望,我每次

都要和它打個招呼。

 

看到單元門口堆滿了雜物,聽到

錘子和電鋸陣陣響起,我知道,

又走了一家舊戶,搬來了新的鄰居。

今天,這家門口停了長排迎親的喜車,

明天,那家門前擺滿了

花圈挽帳,響起哀樂。

 

來來去去,我都沒認清他們是誰。

 

時常啊,我會被樓下

小女孩兒的哭啼吵醒,還聽到她的媽媽

有時是勸慰,有時是呵斥。

偶爾樓上傳來那對仇人般夫妻的吵罵,

和乒乒乓乓的摔打, 

間或夜半時分也能聽到床榻吱嘎,女子呻吟……

 

 

而我和妻子,每日書堆間吃飯,睡眠,

在自己狹小的王國裏,勞動,做夢,

生活平淡,清靜而自足。

黃昏時,我們到樓下散步,說話,

 

汽車已經填滿了樓間的縫隙,

我們不得不側身走過。

 

2015.05.27晨草稿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