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閑空間的消費有許多種方式。周末休息和國外旅行,對於個人來說也許期望的結果不同。例如,可以在旅行者旅遊者之間做出區分(Urry, 1990; Rojek, 1993)

顯然,迪士尼範式與旅行者的傳統身份毫不相干。旅行體驗—從在安第斯山中背包徒步一個月,使用一張學生車票縱橫歐洲—涉及到對自我實現的一種衡量。

旅行可能會遇到困難,但旅行者將此作為一種過渡儀式,還有成熟過程來體驗。旅行包括一系列肉體、精神和視覺的挑戰,但為此的付出會通過某種個人的訓練和成長得到回報。


相反,旅遊無需這些努力。休閑的權利已經獲得;快樂很容易找到。它涉及在不熟悉的區域,國內或國外,一種對真實的探尋和對這些景色的消費。這導致旅遊者念念不忘拍下所見的東西,以便為自己捕捉和證明那個時刻(Sontag, 1978)


然而,瑪克辛·費費爾(1985)認為,我們現在處於“後旅遊者”時代。這裏放棄了對“真實性”的追求。後旅遊者並不期望看到“真實的”當地人跳民俗舞蹈,好像這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後旅遊者知道這些事件正是為節假日準備的。

後旅遊者不會因此而失望:畢竟,重要的是表演的質量。如果這是表演,那麽它無須在原處觀看。後旅遊者可能通過其他渠道享受這樣的體驗:通過電視或在主題公園。重要的是體驗的質量,而不是它是否真實。

後旅遊者也能欣賞這種諷刺並玩笑般地對待它。如果休閑必須要拋棄嚴肅和工作的姿態,那麽後旅遊者不會提這些要求。另外,後旅遊者會應允不同層次體驗的交疊甚至對此感到欣喜。


例如,紀念品店出售剛剛參觀過的歷史遺跡的模型復製品,這些造作的復製品是後旅遊者整個遊覽不可缺的一部分。各個層次的休閑消費因此是去差異化的:高雅和通俗文化交疊甚至對換位置。


如果後旅遊者的確是那樣精明,如果他們準備為體驗的豐富而放棄追求真實,那麽這將促使他們日益成為苛求的消費者。對於設計來說,滿足這種對快樂的追求的方式是更為復雜和浮誇的。


零售和娛樂設計專家馬克·阿圖斯(Mark Artus)認為,即使是迪士尼範式也不能滿足這種需求。對於阿圖斯來說,迪士尼樂園提供的景點,參考了某種已經成為它的標誌的東西:會讓遊客想起某部熱門電影的一張電影風景圖,或一段循環往復的主題旋律。

他聲稱,遊客尋求的是一種直接的感覺體驗,借此他們受到肉體和精神上的刺激而置身於娛樂品牌中。他十分樂觀地(以及顯示出設計師的信念,即休閑和品牌體驗可以是同樣的和同一的)補充說,這是“發現一切必須為消費者改變的時刻;[娛樂]品牌的靈魂和個性必須產生作用,安撫感覺,鼓勵好運和促進對可能情況的預測,決不讓敘事結束而是讓它通過個人的闡釋發展下去”(Artus, 1999)


後旅遊的設計因此必須包含一種強烈的自我意識手段。情景、事件或場所可以模擬。然而同時,這種詭計有意不完整。假裝所給予的是真實事物沒有意義。設計師更希望遊客充分置身體驗,通過自身角度享受它的便利和完美,而不是翁貝托·艾柯所描繪的“絕對贗品”。


此外,休閑品牌空間的視覺和物質安排,並不需要像迪士尼範式中所示的那樣密集和淩亂。它們無需呈現一種後現代主義的表面排列供遊客進行視覺消費,導致他們在其中喪失自我和身份感。某些休閑空間設計的承諾恰好相反。它們訴諸遊客的這種愛好,即找回身份感和獲得盡管也許只是瞬間的自我實現。這樣,它們旨在結合旅行、旅遊和後旅遊的三種概念。中央公園集團(Center Parcs)就是一例。

(作者: [英] 蓋伊·朱利耶, Guy Julier / 原作名: The Culture of Design / isbn: 7544748413 / 書名: 設計的文化 / 頁數: 274 / 譯者: 錢鳳根 /  出版社: 譯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7)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