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和文化批評家都認為,迪士尼代表了休閑空間主題化和品牌化的極端例證。作為歐洲到美國迪士尼樂園的遊客,翁貝托·艾柯討論了樂園製造假現實的能力,假現實顯然符合我們的白日夢要求。

艾柯主要討論迪士尼樂園的細節:例如,波利尼西亞主題餐館如何采用真實的菜單,和看上去真實的塔希提女服務生—如此令人信服以致你猜想,外面除了波利尼西亞人沒其他人。並非是現實的對等物不存在:相反是我們欣賞假貨的完美。我們的幻想願望由此被進一步激發(1986: 40)



同時期,美國社會學家莎倫·祖金,更全面地縱覽了迪士尼樂園和迪士尼世界。她闡明了“它的規模和功能上的相互依賴,使[它]成為一個真實城市的可行代表,這是為從城市逃亡到市郊和遠郊的中產階級人士所建的”(1995: 53)。它提供了一個裝有大門、安全的環境,討厭的下層階級不會被允許進入這個地方。這是城市空間的理想化:由企業管理方自主支配和控製。


迪士尼的理想仿真概念,來自沃爾特·迪士尼物化他的美洲烏托邦夢的一股熱情。同樣,迪士尼項目(1995)巧妙地說明了它的公共關係機構、它的規劃和細節以及它的職員訓練是如何緊密地裝配的,目的是為了維設計的文化持一個完整的外表,以致遊客絕不會識破它的情景,並且可以如同身處一個生產系統一樣體驗任何東西。它的景象是如何創造的一直是被隱藏的一面—魔術不應該被破解。


此外,迪士尼樂園被包裝成視覺的消費。它早期的批評者認為,它提供了太少的遊樂設施和太多的開放空間。但這是對瓦爾特·迪士尼思想的誤解。在南加利福尼亞奧蘭治縣開發第一個迪士尼樂園時,瓦爾特·迪士尼並沒有接受兩位建築師的計劃,該樂園於1955年開放。相反,與他的一位動畫片繪製者赫伯·萊曼(Herb Ryman)一起,他開始自己規劃(Marling, 1997)。結果,迪士尼樂園更鮮明地被刻上了迪士尼動畫框架中的敘事和視覺印記。它保證了理想化本土的安全性,猶如在《白雪公主》和《米老鼠》中看到的一樣。


1992
年在法國開放的歐洲迪士尼在這方面更進了一步。祖金認為,“它設計成好像不能用人眼去觀看的樣子,而是只能用鏡頭—導演的電影攝影機或旅遊者的錄像機”(1995: 57)。它復製了歐洲旅遊者想要看到的所有美國因素:紐約城、西部以及甚至是迪士尼樂園本身。這樣,人工品和物品相互融化在一起。

迪士尼為旅遊者的目光模擬了場所和事件,包括它自身。

(作者: [英] 蓋伊·朱利耶, Guy Julier / 原作名: The Culture of Design / isbn: 7544748413 / 書名: 設計的文化 / 頁數: 274 / 譯者: 錢鳳根 /  出版社: 譯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7)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