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特林克《青鳥》譯本前言(鄭克魯)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比利時象征派戲劇家。出生於公證人家庭,早年學習法律,畢業後隨即到巴黎小住,結識了一些崇尚象征派詩歌的朋友,從此決定了他的文學生涯和創作傾向。

他的第一部作品《溫室》(1889)是象征派詩歌集。同年發表的劇本《瑪萊娜公主》得到了法國評論界的重視,這個劇本第一次把象征主義手法運用到戲劇創作中。此後,梅特林克接二連三地發表劇作。九十年代是他創作的第一個時期,這時期最有名的作品《佩萊亞斯和梅麗桑德》(1892)是根據中世紀騎士故事改寫的一個愛情悲劇。

從二十世紀初到他最後一個劇本(寫於1929),梅特林克進入一個創作新階段,除代表作《青鳥》(1908)外,較優秀的作品還有《莫娜·瓦娜》(1902)、《聖安東的顯靈》(1919)等。《莫娜·瓦娜》描寫同名女主人公為避免生靈塗炭,毅然作出自我犧牲,《聖安東的顯靈》抨擊爭奪遺產的種種醜態。梅特林克寫過二十多個劇本,在二十世紀初已成為最重要的象征派劇作家,191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金。


梅特林克一反以往的傳統戲劇手法,他對現實生活的反映不是采用直接的具體的描繪,而是經過了一層象征手法的折光。這種象征手法的新穎之處,在於豐富的想象:抽象的無形的事物都按其特征賦予生命和個性。這種對現實生活和自然界事物的描述方式頗能發人深省,給人以科學上和哲理上的思考。

他對下層人民飽含同情之心,憤恨社會上的不正義現象,但這種同情和不平有點怨而不怒,往往一觸即過,反映得不夠深廣,加之他的描繪充滿詩情畫意,他的劇作便具有一種柔和的溫情的色彩。而他對現實的失望則導致了他對人類命運采取悲觀主義的態度,並接受了神秘主義的觀點。但他後來的創作對這些弱點有所克服,反映的社會生活面也較為寬廣。


《青鳥》就是這樣一部作品。它通過兩個小孩尋找青鳥的故事反映了作者對窮人生活的同情、對現實和未來的樂觀態度和幢憬。劇中運用了意味雋永的各種各樣的象征手法。青鳥包含著幾層象征意義,它是獨一無二的人類幸福的體現者,它又包含著大自然的奧秘,因此它既體現著人類精神上的幸福,同時又體現著人類物質上的幸福,既關係到現實生活,又關係到未來生活。

作者用青鳥這樣具體的事物來表示抽象的觀念,他要說明,人類幸福是存在的,雖然我們總不能發現,以為離我們很遠,但經過千難萬險最終是可以找到的,即使會得而復失,也能再次找到。這種象征手法似乎比正面的述說具有更強烈的藝術效果。

在劇中各種有形和無形的物質、各種動植物、各種思想情感、各種社會現象、甚至抽象的概念和未來的事物都擬人化了,給人的啟發具體而形象。它具有童話劇的優美詩意,而一般的童話劇卻沒有它深邃的哲理意味。這些都是《青鳥》一劇成功的所在。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