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後望書》坎兒井

吐魯番:正在快速消亡的坎兒井

敦煌經陽關到羅布泊的道路早已斷絕。

陸路去新疆,還需走星星峽,接著便是哈密和吐魯番兩個盆地。這兩個盆地都位於天山博格達山南面。

高昌故城,交河故城,火焰山,葡萄溝和坎兒井,是到吐魯番旅遊不能不看的風景。素有“火洲”之稱的吐魯番,水貴如油。北部天山的雪水融化,滲入山前的戈壁灘。到處都有以坎兒井命名的村莊。由於有了坎兒井,村民們依水而居,出門即見淙淙流水,用井水洗菜做飯、洗衣裳、灌溉農田。引以自豪的坎兒井總長度曾達5000餘公里,因此又被稱為“地下長城”。

葡萄綠蔭下姑娘們在歡快的樂聲中起舞。如織的遊人下到坎兒井口,探訪暗渠,清冽的雪水在地下汩汩奔流,捧一掬水,有沁人的清涼,使人忘記了大漠與鐵色戈壁的焦渴與嚴酷。

遊人也許不會想到,今天,吐魯番的坎兒井正以每年23條的速度消亡,坎兒井正在消失。十年、二十年後再到吐魯番來尋訪,還能看到“活著”的坎兒井嗎?

上個世紀五十代,吐魯番地區有坎兒井有1273條,承擔了當時吐魯番耕地一半的灌溉。2003年,剩下了404條,而現在僅有300多條了,仍承擔著吐魯番六分之一土地的灌溉。半個世紀中消失了八百多條!

吐魯番和哈密地區,到處都有坎兒井斷流、乾涸和廢棄的現象。

坎兒井是古代我國西北人民創造的奇跡。它由人工開挖的豎井、暗渠、明渠和澇壩組成。坎兒井的暗渠一般在地下兩三米處,可分為集水段和輸水段。集水段的作用是攔集地下水,一般橫向呈扇面延伸。集水段在盆地邊緣,或礫石灘下水源較豐富地區,集水渠較深,引水段水渠的坡度小於地表坡度,隨著引水渠的延伸,地下水可自行流出地面。豎井是連通地表與暗井的垂直立井,每條坎兒井少則有幾口豎井,長的輸水量大的坎兒井則有上百口豎井。明渠再把坎兒井暗渠流出的水引向澇壩。澇壩是調節水量的蓄水池,除水量極少的坎兒井外,絕大多數坎兒井都有澇壩。澇壩面積一般在一、二畝左右,像江南屋前屋後田間明鏡似的池塘湖泊。澇壩除儲水灌溉外,也有調節小氣候和生態環境的功能。

坎兒井最早創建於何時?有多種說法。

有說是當地各族人民創造的,也有說是從波斯傳入的。這些可能性都存在。但推斷與猜想,需要史學考據的支撐。人們不得不佩服王國維這樣真正的大師,他們的學識如此豐富,地圖上的脈絡紋理,心上的關山驛路,歷史的真偽疑雲,都能一一辨明,而且準確無誤。

據王國維考證,吐魯番的坎兒井2000多年前的漢代就已經有了。

他在《西域井渠考》中說:“今新疆南北路鑿井取水,吐魯番有所謂卡兒水者,乃穿井若干,於地下相通以行水。伯希和教授以為與波斯之地下水道相類。疑此法自波斯傳來。餘謂此中國舊法也。”(《王國維學術經典集》下)王國維雖然沒有到過西北,考察過新疆的坎兒井,但他博通古今,無所不精。他閱《史記·問渠書》時,注意到了“武帝初發卒發餘人穿渠,自征引洛水至商顏下。岸善崩,乃鑿井深者四十餘丈,往往為井;井下行水相通,水頹以絕。商顏東至山嶺十餘里,井渠之生自此始”。洛水與商顏在今天河南西部,這一工程的特點即是修築暗渠與豎井。他認為,“漢通西域後,這一鑿井技術傳到了西域”。你可以懷疑,但不容不信。王國維從《史記·大宛列傳》、《漢書·烏孫傳》中,也找到了對這種鑿井引水工程的文字記載。


原來,坎兒井不僅吐魯番和哈密有,敦煌一帶也有。


“漢於鄯善、車師屯田,當亦用此法”。(王國維《西域井渠考》)鄯善、車師即是今天的吐魯番。其中有一條類似坎兒井的暗渠很長,自敦煌州北15里大井澤“至白龍堆東土山下湧出”,成為明渠。

總體而言,2000多年前,內地的農耕技術較為先進,西北的牧業發達。最早的坎兒井由內地傳到西北是有可能的。但各地含水層與地質條件不同,這一暗渠、豎井、明渠組合而成,集水渠、輸水渠和澇壩相配套的高超的水利工程,從勘探設計到施工維護,技術如此成熟完善,的確經過了2000多年來各族人民不斷的創新、創造與完善。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