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幼棣《后望书》疏勒河的挽歌 の 祁連雪水陽關海

老馬說,陽關葡萄的質量好,是釀酒的上好原料。我們農場原有個小酒廠,但規模太小,從歐洲買進了設備,準備釀造高品質的葡萄酒。你下一次來,準能喝上。

我望著小渠中的汩汩清流,問,這水從那兒引來的。

這里有地下水,水位高,打口幾米十幾米深的井,就能出水。老馬看出了我的詫異,說,這里過去是一個大湖,是一片水面……我恍然,原來坐在“海邊”,陽關的海啊。


這可是祁連雪水的最後流注,怪不得這茶水如此的甘甜清冽。關於陽關名字的來歷,有種種說法。

陽關在漢壽昌縣西六里,玉門關之南。(據《元和郡縣志》)


還有一種按中國傳統的風水理論,“山南水北為陽”,那麽玉門關應在依山傍水之地,即壽昌海以北,龍頭山的南面。

值得關注的是壽昌海。

海,是海子,即大湖。


當時,西域有兩個縣城——陽關與壽昌,隔湖相望。我翻閱了《舊唐書·地理志》,在“壽昌縣”條目下找到了“陽關,在縣西六里。玉門關在縣西北一百八十里”。《新唐書·地理志》則記載:“又一路自沙州壽昌西十里至陽關古城”。唐代敦煌稱沙州,河西節度使的都府曾設在這里。唐代沙州的轄境遼闊,包括了羅布泊(蒲昌海)和天山南路的大部分,壽昌縣屬沙州。一個六里,一個十里,哪個精確些?現代測量的結果是,兩城直線距離是六里,如走小路繞過壽昌海,則為十里。

不用再考證。


遙想當初,壽昌海碧波蕩漾,岸邊綠柳依依,駝鈴叮咚,行旅來往不絕。

守住了海,守住了水,便守住了西部生命之源。沒有壽昌海和西頭溝這兩處水源的補給,無論是西行穿越大沙漠前往羅布泊,還是向東入關進入敦煌,都會受到乾渴的威脅。“把關”實際上就是“把水”。

備受漠風烈日和乾渴煎熬,長途跋涉而來的商賈、使臣、僧侶、遊人,個個嘴唇乾裂,疲憊不堪地排隊,等候驗證過關。我不知道那時陽關城的供水要不要收費,水價如何。如果按今天與“國際市場”接軌的思路,一壺“陽關礦泉水”、“壽昌純凈水”還不賣幾個波斯金幣?

從陽關再往西就是談之色變的“白龍堆”戈壁了。

岑參說:“前路無飛鳥,但見白龍堆”。當年雖然艱險,還是有路可尋的。

現在,西頭溝已經乾涸,前路已經斷絕。清脆的駝鈴不再,悠遠的梵鐘不再,也沒有胡煙羌笛。對於連接羅布荒原的穆塔格沙漠,望一眼已經足夠。20年代,由於塔里木河改道,羅布泊從喀拉庫順向北回歸古羅布泊窪地時,斯文·赫定和中國西北科學考察團的科學家們曾興奮不已——有了水,不僅樓蘭能夠復興,從敦煌、陽關經羅布泊至庫爾勒道路也能再度暢通——這將是連接南疆的黃金通道。可是,夢想還來不及實現,60年代初,羅布泊已經徹底乾涸了。

不再有經典意義上的探險和考察了。

也許有幾個想成名的現代男性或者女性,在拉夠了贊助,備足了食品礦泉水之後,駕著花花綠綠的越野車,沿著早已被風沙湮沒的古道絕塵而去。依舊是茫茫黃沙。只是在歷代文人反復吟詠過的精神家園上,多了幾道花樣翻新的轍印而已。

映照古今的是陽關的海子。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