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5)

Ⅰ開拔 

開戰以來已有八個月了, 而我們還沒有打過一槍。漫長的嚴冬被用於進行艱苦的訓練。現在春回大地, 我們幾個星期以來都在等待領袖的命令。在波蘭打了一仗, 而我們卻只能在萊茵河畔守衛, 不讓我們參加就佔領了挪威和丹麥, 有人已經在說, 我們將只會在國內度過整個戰爭。 

我們在艾費爾山的一個小村莊里駐紮。五月九日十六時三十分傳來了向西進軍的命令。緊急待命!傳令兵跑來跑去, 套馬, 到處都在整裝待發, 向駐地居民道謝告別, 眼睛, 小姑娘們哭紅了——德國迎著落日向西進軍, 法國, 你要當心!在傍晚全營開拔。部隊, 在我們前面, 緊隨我們之後的是別的部隊。在公路左側, 從我們身邊駛過, 摩托化部隊, 沒完沒了。我們徹夜行軍。 

天剛破曉, 在德國飛機的轟嗚聲中空氣顫動。它們從我們頭上呼嘯而過, 給西鄰送去了早晨的問侯。摩托化部隊仍未過完。——“拂曉德軍越過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三國邊界, 正繼續向西推進。”——一個人從我們身邊駛過時向行軍的隊伍報告了這條號外。歡聲頓時雷動, 我們揮手向不斷從我們上空飛過去的英勇的空軍戰友致意。

 

Ⅱ一九四○年的馬斯河 

馬斯河不是河。一條火龍才是它。兩岸的制高點是噴吐烈焰的山。

每一個天然屏障在這個理想的防禦地帶, 都得到了充分利用。大自然的不足之處由技術來彌補。懸崖前、巖石縫里、山崖下, 機槍陣地到處都是。在巖石中把很小的洞穴挖鑿出來, 用混凝土封頂加固, 五十米厚的千年巨石在頂上高聳著。


Ⅲ一九四○年的埃納河


一百二十架俯衝轟炸機的發動機聲隆隆, 將它們的鋼鐵之歌演奏著!一百二十架俯沖轟炸機雷鳴電閃地越過埃納河!但沒有一架飛機找到目標。

老天保佑, 魏剛的防線在靠近地面的濃霧之中籠罩。起來, 無名的步兵, 你那嚴格訓練的優越今天你得自個兒證明了。對勝利的渴望你必將摧毀最頑強的抵抗。當你從貴婦大道高地下來的時候, 在這里想一想從前流過的鮮血!

想一想成千上萬的人, 曾在你之前走過這條路! 

你——一九四○年的士兵——這條路就當走完。你可曾看到紀念碑上的銘文: “這里是被野蠻人摧毀的埃勒特谷地的遺址。”你的敵人被罪惡的思想所蒙蔽, 今天又把你——一名為自己生存權利而鬥爭的戰士——看作是野蠻人。我師六月九日淩晨, 待命出擊。我們這個地段的攻擊任務, 一個兄弟團的戰友承擔了。我們被分派擔任師的後備隊。緊急待命!——出發! 

淩晨四時士兵們一個接一個爬出帳篷, 睡眼惺忪。開始了一片緊張忙碌的景象。

 

Ⅳ英雄

這位英雄的故事是德國軍官忘我獻身、英勇無畏的范例。有人說過, 身先士卒、不怕犧牲的勇氣是一個軍官要有的。其實每個軍人從走上戰場與敵人廝殺的時刻起, 就和死神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從心里把畏懼拋開, 鼓足全身力量, 猶如繃緊的弓弦, 他的知覺突然變得非常敏銳, 他投入喜怒無常的命運女神的懷抱, 他認識不到卻感覺得到, 幸運和上蒼只施恩於勇敢的人。膽小的人被勇敢的人的榜樣所推動, 一個人樹立了英勇無畏的榜樣, 就能點燃他周圍人們心中勇敢的火炬。根特上校就是這樣的人!

 

敵人打得頑強狡猾, 即使被圍困也頑抗到底, 幾乎從不投降。我們遇到的是塞內加爾黑人, 叢林戰的行家, 在這里得心應手。他們巧妙地隱藏在樹根、天然或人造的青紗帳之後, 總是在能吸引進攻者的小徑或林中空地挖壕溝, 就在咫尺之間開槍射擊, 幾乎百發百中, 而且幾乎都是致命的。藏在樹後打槍的人, 往往也是無影無蹤的。他們常常讓進攻者從身旁走過去, 以便從背後結果他。這些人難以根除, 使後備隊員、通訊兵、指揮部、炮兵不勝其煩。後路即使早就被斷了, 餓得半死, 他們仍然在幾天中擊斃一些散兵遊勇。他們在地俯臥或倚在樹後, 或縮成一團貼在樹幹上, 往往還蒙上偽裝網, 暗中守候著獵物。等到你真正發現了一個, 這個野蠻人往往早已覺察, 就像一個口袋似的從上面落下來, 在灌木叢中一眨眼消失了。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