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3)

我伸頭過去看看,果然。實在後悔錯失坐觀捕魚的大好良機。

「來,趁熱吃。」朱略西撒切下一塊魚肉送進嘴裡:「我相信妳沒有吃過比這更新鮮的魚。」

魚肉的確甜美,只可惜在烘烤時下了過多的鹽,吃起來鹹得有點澀口。正吃著時,主炊的婦女捧出了一大盤金黃色的油炸物。以為是馬鈴薯,吃進口裡,才知不然。那東西很乾、很硬、很淡。

「是油炸香蕉片。」朱略西撒解釋:「也是這裡土著每餐絕對不能缺少的食品。」

「香蕉片?」我訝異反問:「怎麼完全沒有甜味的?」

「這是香蕉很生澀時就採下來切片油炸的。如果等熟了才拿來炸,太甜,就不能用來輔佐正餐了!」

說著,朱略西撒噘起嘴唇,發出了幾個怪異的叫聲,不消幾秒,居然有三隻猴子敏捷的跳了進來,爬上木凳,大大方方的伸手到桌上的木盆裡拿炸香蕉片吃。更有趣的是:另有兩隻五彩斑斕的鸚鵡也飛了進來,站在桌上,啄食盤中物,啜飲杯中水,毫不客氣,也毫不忌生。

「你們晚餐要吃哪一種?鸚鵡?還是猴子?」朱略西撒語調自然地問。

我輕輕撫摸著鸚鵡那柔滑如水的羽毛,毫不在意地應他:

「你真會說笑。」

「什麼說笑!」他神色認真,的確沒有說笑的意思:「我們土著日常吃的,除了魚類以外,便是猴子、山豬、大蛇、鸚鵡等這些肉食了。這幾隻猴子和鸚鵡,都是我特地養來招待遠方來客的。不過,話說回來,養得久了,也有點不捨得殺牠們。我看,明天我帶把槍到森林去,另外殺一隻猴子給你們吃吧!」

我有點噁心,但想到「入鄉隨俗」,卻也不便、不想再說什麼。

餐後,已是下午四點多了。我坐在那兒,逗那三隻猴子玩,牠們極通人性,隻隻擠眉弄眼,縮鼻撇嘴的,臉上表情十足,弄得我開懷大笑。這樣可愛的小動物,又何忍、何能把牠們放到盤子上,吞到肚子裡去!

傍晚六時許,朱略西撒對我們說:

「我帶你們到亞馬遜河畔一些土著的家去看看──大約要走兩三個小時的路;現在,你們去塗抹一些防蚊膏吧!」

我看看屋外逐漸暗下來的天色,有點擔心地問:

「叢林夜裡有野獸出沒嗎?」

「最常見的是蛇和山豬。」他若無其事地答:「不過,不必擔心,我會應付的。」

言畢,他進房去。出來時,手上多了一把長及腰際的巴冷刀,還有一枝長槍。

「蛇來,用刀砍。山豬來,用槍殺。」他簡單地說。穿上塑膠長統靴,把槍掛在肩上,將刀提在手裡,精神奕奕地喊道:

「來,走!」

大白狗緊跟在我們後面,就這樣,三個成人,一隻狗,踏著絆足的亂草,走進了方向難辨,深不可測的叢林裡。

森林的夜,來得特別早,而夜一旦來時,總覺得比其他地方深幾分。這晚有月,澄黃的月色透過濃密的樹葉篩落下來,照在朱略西撒手上那把又長又大的巴冷刀上,陰寒地泛出了一圈迫人的青光。

此刻的朱略西撒,已不再是城裡我所認識的那個舉止略帶拘束的他了。他已變成了叢林裡一種比猴子更機靈、比山豬更敏捷,而比虎豹更凶猛的「生物」了!我突然覺得心裡發毛;千不該萬不該的是:在這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時刻,我居然想起了「水滸傳」裡那些專門製作兼發售人肉包子的黑店!

由於心裡害怕,雙足走路時,便不由得變得虛虛浮浮的,害得朱略西撒三番幾次停下來等我。後來,走過一道以粗樹桐做成的獨木橋時,我一腳踏空,差點摔進滿是嶙峋怪石的湍急溪水裡,幸好動作靈敏的朱略西撒及時扶了我一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過了獨木橋,我對朱略西撒的信心又恢復了,談天的興趣也來了。我問他:

「噯,你究竟怎麼辨識林中道路的?不會迷路嗎?」

「路的指南,就在天上。」他信心十足地答:「我是靠星星指引道路的。」

「若是白天,無月又無星,怎麼認?」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