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佳來:何帆—厭倦大經濟 愛上小趨勢(3)

澎湃新聞:您對范家小學的教育模式是否存在擔憂?它會成為孤本嗎?

何帆:我對范家小學最大的擔心,是他們只有小學,你怎麽讓這樣的教育理念延續下去?大家對教育的理念、體制有非常大的誤解,絕大多數家長都想著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小學、最好的中學、最好的大學,我覺得這代父母的孩子以後會後悔。他們花了這麽多的資源、時間和精力,但是效果呢?

范家小學這樣的學校不是孤本,在背後有一些共性的邏輯值得探討:首先,農村小學的硬件設施普遍比我們想像的更好;第二,很多農村學校不是以升學率為唯一指標,很多學校更專注於教會孩子如何做人。當我們到城裏的時候,老師更多會說,我有哪個學生考試很出色,到哈佛大學做教授。但在農村學校,談到這些去工廠打工的孩子,老師們眼中流露的依舊是自豪和喜悅:他們覺得,只要能做一個好員工、好家長、好丈夫、好妻子,都是我培養出的優秀人才。



澎湃新聞:如何看待這一代教育競爭?


何帆:我覺得這是一種畸形的狀態,幼兒園要面試,小學生要寫簡歷,你把成人的東西給3歲的孩子,這麽荒謬的東西我們居然會覺得很正常。我不客氣地說,這一代中產階級父母遲早會後悔。其實每個人都明白,要成功,必須要有激情,但是很少有人會讓孩子去追求激情。現在的教育宛如軍備競賽,父母互相比拼,能不能把孩子送到牛校裏。如果是成功的父母,必須有膽量做孩子的安全墊,讓孩子大膽去嘗試自己的激情究竟在何處。如果試不好,就回到發射基地,我再幫你發射出去。

不是每個人都能被培養成大學教授,如果一個孩子的天分是舞蹈,在現有的教育體制內,他絕對活不下來,但他可能是一個偉大的舞蹈家。如果你能讓他追隨自己的夢想,哪怕從世俗角度來看,都會很成功,都會比那些人更有名、更有錢。絕大多數中產階級父母的問題在於:膽小、懦弱、沒有遠見。

澎湃新聞:怎樣的父母才算是孩子的“安全墊”?

何帆:安全墊並不是指資本。父母做安全墊,關鍵是有耐心。究竟是想把孩子當工業品生產出來,還是想當成植物和動物養大。農業是選好土壤,伺候他,然後耐心等待他一點一點長大,當別人都認為自己的孩子不行的時候,你敢不敢於說,我的孩子就是牛逼,你只是沒能發現他的才華。

在這個年代,想把自己餓死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現在的招聘制度主要依靠人力資源經理完成,他們為了推卸責任,才用學歷來衡量人才。但我們放眼世界,像谷歌、臉書這樣的企業,已經開始變化自己的招聘方式,哪怕沒有受過大學教育,一樣可以來工作。以後,會看到很多在傳統教育體制之外的成長機會,人的潛能、抗磨難的能力,比我們想像中大多了。

未來的劇本是年輕人寫的,與其關注父母,不如關注孩子,這些孩子未來會反抗的。

 

澎湃新聞:年輕人將如何改寫未來的中國經濟?

何帆:這一代年輕人的包袱很少,在《變量》的撰寫中,我曾經采訪過音樂家劉索拉,他說很多年輕人的優點在於,他們能夠本能地感覺到音樂的沖擊,直接觸碰音樂本質。我們這一代人已經聽不懂音樂了,我們給了音樂太多標簽,太多定義。

年輕人很少有社會負擔,他們更多元化,更平等,更追求自己的個性,這將是未來中國經濟發生的最大變化。現在的主流文化是由50年代、60年代、70年代的人確定的,未來的社會將由80、90、00後主導,這兩種文化的轉型和跳躍,將會是未來30年最有意思的事情。(待續)原题:(何帆:用30本書,描繪中國經濟發展30年(收藏自 澎湃平臺)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