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卓軍·野根莖:弱機構.群組織.戰爭機器(3)

但是,以台灣的歷史經驗來說,以上兩種國家的型態並不完全適用。首先,在清領時期及清領之前,清帝國對於台灣的統治,就不完全屬於強機構的全面統治。從〈東番記〉以下的理蕃政策來看,清帝國與原住民的各部落,一直處於疆界移動的關係之中。

同時,西班牙、荷蘭、法國、日本等列強,為了爭奪東南亞貿易海權,也讓清帝國在十九世紀末期,完全放棄了它對台灣的統治權,使台灣成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

同時,帝國主義的殖民政策,並不是基於「同意」的公民社會基礎的現代國家,對於民間的「交陪境」也好,對於原住民的傳統領地也好,日本帝國主義顯現出來的「強機構」邏輯,就是訴諸它的戰爭機器了。

這段討論的重點是:「強機構」對於台灣的歷史經驗而言,一直是一個外來於社會的強加結構,而非演化而來的社會凝聚形式,反而是在「強機構」與庶民社會之間,許許多多的「弱機構」,譬如:廟宇交陪境、海上走私貿易通路、殖民系統下的議會請願組織或農民組織、部落社會,才是社會自發性凝聚的慣習形式。

如果「弱機構」與「強機構」的協調無法達成,「國家」會動用其戰爭機器,民間社會自然也能以游牧式的聚合裝置,形成其自身的對抗性戰爭機器。

 

然而,日本帝國主義在台灣的出現,甚至國民黨政府來台的統治,都涵蘊了一個更複雜的、第三種國家強機構型態,那就是資本主義國家型態。這時候,國家不一定再扮演超越性的、集中制的、超級編碼共振中心,社會組織的焦點不一定由一位專制君控制、或是由一批立法執法者所決定,而是被市場所環繞與穿透,國家開始屈從於資本和市場。

這時候,「強機構」的意義也有所轉變,現代軍隊與官僚組織的原型「強機構」組織,轉型為以營利為目的的「公司」和「企業」,它們在資本的支撐下,其「強機構」的運轉,甚至可以超越現代民族國家、法西斯國家的戰爭機器,隨時變形,在「暴君」、「立法者」與「資本」之間,穿透整個社會組織直到個體的認同、工作、品味、生活與空間形式中。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