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2)

後面的「據說」就更神了。說的是宗二爺久積陰德,而兒子更是孝感動天,一次出差路過張家口,竟意外得著這隻百靈子。宗二爺初見這鳥兒,還神神叨叨地直犯迷糊。可不到片刻工夫,便六神歸位,顯得格外清爽起來。又過了幾天,宗二爺就端著鳥籠子在老城根公園出現了,病歪歪地還透出股子灑脫勁兒。 

可這一灑脫兩灑脫不要緊,宗二爺竟身體復原真得變灑脫了。不到三個月就變成了地道的愛鳥者、真正的鳥行家。就是有人為他打抱不平,他也總是一擺手兒,說:

 

「得了!還提那個幹什麼?夢,就像作了一場夢!您聽我這小妞子叫幾口不?地道的音兒,打涼敗心火!嘿嘿……」

聽!小妞子?宗二爺乾脆把這隻百靈子,當成了自己寵慣的老丫頭、壓窩兒的小閨女!怪不得有人說,養鳥兒有助於修身養性,樂在其中,其樂無窮!可見其言之不謬。 

小妞子有功!不但家裡消災免了難,就連機關裡也透著安靜多了。同事們鬆了一口氣又感到納悶:莫非像胳肢窩兒識字、鼻子尖兒認人,百靈子也有鳥體特異功能? 

嘿嘿!宗二爺笑而不答,顯得更灑脫了…… 


2 


說話間,宗二爺已經托著鳥籠子,面帶微笑地走進了老城根兒旁的小公園裡。 

這裡必須補充說明,老城的愛鳥界也分兩大派。如今,老年間的房子早已扒得差不多了。剩下那點小胡同小院,也早已淹沒在拔地而起的高樓群中。這老城愛鳥界的兩大派,也由此應運而生。新派兒多是高樓住戶,玩鳥兒帶著股洋派頭、新鮮玩意兒特多,集中地點是城郊的現代化大公園。而老派兒則多是些矮小四合院的老住戶,什麼過去掌勺的、收破爛的、動泥水活的、釘鞋補掌的、吆喝賣小吃喝的,歲數大了玩玩鳥找個樂子,求個清靜,集中地點就是這老城根兒的小公園。 

兩派尚能和平共處。新派兒稱對方為「老幫子」,老派兒稱對方為「匪派兒」。不過,據說市政協一位副主席,正準備出面組織統一的愛鳥者協會,以求得結束這「老幫子」和「匪派兒」老死不相往來的局面。

 

宗二爺似乎還不瞭解這一切,只是一味顧自己的就近,顧自己的灑脫。老城根幾小公園從年輕時候就逛慣了,順眼、舒坦! 

一汪湖水,幾株垂柳,跨過石帶橋就是那隱密的小樹林。這裡便是鳥的樂園、自發的鳥市,老派兒愛鳥者獨有的社會。就連那些專找幽靜之處打太極拳、練鶴翔功的主兒,也不敢隨意來此一顯身手。據說,一位自謂功力深厚者剛剛在這裡運氣入定,就見數十位愛鳥者一齊掀掉鳥籠套,剎那間百鳥爭鳴、婉轉入雲,入定者一驚一乍,差點走魔入邪,從此就再沒見犯境入侵者。 

宗二爺托著鳥籠子,一身和氣地走進了小樹林。抬頭一看,幾株小樹杈上已經掛上了幾隻熟悉的鳥籠子。但那株最顯眼的、似專門橫長出一枝虯龍爪的小樹上,卻沒有人敢於貿然掛上鳥籠。這是老派兒愛鳥界不成文的規矩,鳥兒也得「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主隨鳥榮,誰敢呀?

 

宗二爺一見就搖頭了: 

「諸位、諸位!這算什麼和什麼呀,我這小妞子有個地方,就算大夥兒賞臉啦!這,這這……」 

可沒等宗二爺「這」完,就有人馬上搶過鳥籠子掛在了虯龍爪上。 

隨著便是一片寒暄聲傳了過來:「宗二爺!您早哪!」「宗二爺!您喝了嗎?」「宗二爺!您抽一根兒!」「宗二爺!您……」好像在愛鳥者的社會裡,只有這樣的稱呼才透著親切、近乎、才透著愛鳥者社會自己特有的風味兒。

 

三月前,您這樣叫試試……

 

宗二爺現在感到的卻是一種滿足。微微含笑應付著,還順手接過了鳥友遞過的那根兒香煙。不抽!行嗎?透著瞧不起人兒。 

兩個煙圈兒噴過,宗二爺抬手有板有眼地退下了鳥籠套。虯尤爪不能白佔著,得挑這個頭兒。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